“画境文心——陈立言画作专题展”研讨会

时间:2009-05-06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2850次

“画境文心——陈立言画作专题展”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 

整理:王辛、余萌、向宝意    统稿:张丽

 

    间:2009年55

    点:湖北省艺术馆艺术交流中心

    题:人物题材与当代中国画

学术主持:  伟(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

                   雷志雄(湖北美术院副院长)

 

        伟:陈立言老师作品的主要面貌,是他二十多年来精心创作的人物题材,即文星百图,同时也有花鸟和其它题材的一些作品。所以我们将研讨会的主题定为“人物题材与当代中国画”。

      陈老师精心创作的这些作品,不仅是从绘画本身考虑,也注重绘画的题材、题跋和书法,是以书画合一的形式来完成的。同时,陈老师在湖北省美术院长期进行主题创作,十分关注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问题。由于他的主题性绘画更多是表现人物,所以在这方面进行了非常多的思考;另外,陈老师也长期在花鸟画上进行探索,进而形成了自身对于花鸟画的基本认识和理论,也有相应的文章发表。这次展览从人物画到花鸟画,从题材本身到艺术作品的功能等多个角度,全面反映了陈立言老师这几十年来的绘画创作面貌。 

 雷志雄:希望大家在研讨会上就我们的专题进行讨论,可能会对湖北省下一步的美术创作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邵声朗(著名艺术家):首先陈立言的画摆脱了传统模式的束缚。建国以后的人物画,很多是按照一条套路进行的,这也是所谓的“传统”。“传统”是很了不起的,但往往会由于它的博大精深而变成一种“包袱”,因为想超越与突破它是非常难的。但陈立言的画确实是开创了一条新路,而且取得了相当可喜的成就。

另外在花鸟画方面,他明显地受到了齐老的影响,也继承了湖北 “三老”的传统,因此作品既有齐老的大气,又有武汉地区画家精到的笔墨。 

冯今松(著名艺术家):无论是画画还是做学问,坚持是非常重要的,耐心、持之以恒就是陈立言成功的地方。中国画有“诗、书、画、印”,这四个方面他占了三条。他的成功就在于真正珍惜我们中国画的传统,或者说水墨画传统当中的精髓部分。要想把人物画画好,取得自己独到的成就,必须在这几个方面共同努力。

中国画分为三个体系: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在这三个方面中,陈立言有两个方面的成绩是非常平均的,即人物画和花鸟画。陈立言的画,确实是互相交错、互相补充、互相提升的,或者是这两个画种的同时升华,这一点对我们后学者也包括与他同一辈的人都是有启发的。也就是说,两条腿走路,采用复式的、立体的办法是我们做好中国画艺术的一个很重要的经验。他的画有自己的面貌、规范和系统,拿出这么好的作品出来,是他综合考虑人物画和花鸟画发展的互相依存、促进而取得的成果。

陈立言是一个在创作上自成体系、独具一格的画家。具体来说,他在人物画和花鸟画相辅相成的关系上处理得很好。比如说人物画的线条、骨法,在花鸟画方面也运用得非常好;花鸟画色、墨相互之间的关系处理,放到人物画上,对人物画也很有助益。 

  伟:画面的经营是需要一定画内功夫的,陈老师的人物画,一方面选取绘画题材,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他的画外功夫。既以“文星”为题材,就会涉及到对人物的选择以及对所画人物本身的了解。陈老师不仅仅是完成一套画,更是通过这套画体现了其在文史上的综合修养。二十年来,陈老师除注重画面本身的经营外,更多地是在五言、七言和长短句上面的推敲。可以说,这一整套作品倾注了陈立言老师二十多年的心血。

为了让画面上的字和画能更好地结合,陈老师从碑学里面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中国画本身的特点应该是柔、是属于阴的,因为水墨滋润了整个中国文化的阴柔含蓄。但是陈老师在强调阴的同时也在强调刚,他所追求的,用他自创的话来说就是“阴刚”。

杨奠安(著名艺术家,原《湖北日报》美术主编):陈立言同志勤学、专于一艺是极其难得的,没有受其他的社会思潮的影响,这种毅力是极其不简单的,这也是一个人要能做出学问来的根本。

陈立言同志的这批画应该属于肖像类,有的是表现先哲的历史经历、个人性格;有的则表现高雅正直的竹林、山林里幽静的环境;有的配很多景,也有的根本不配景。那些不配景的就单突出一个人物,其塑造形象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陈立言的作品非常精炼,笔墨很洗练,但气势雄浑、色彩华丽。虽然华丽的色彩有点容易显得轻飘,但他的画就很有份量和重量感。在国画里面画肖像人物画到这个程度我觉得是很不容易的,而且画里还透出了现代感。

“申社”和“晴川”两个画会,实际上是形成当时湖北国画界的中坚力量,即“长江画派”的基础。在“申社”,大家一起学习、画画、研究学问,陈立言是“申社”的领军人物,为此也作了很多贡献。 

雷志雄:刚才几位老先生都谈到了陈立言先生持之以恒的治学和作画态度,这确实是我们晚辈要继承和发扬的精神。

贺飞白(著名艺术家):陈立言选择了“文星”这样的题材,首先就是给自己选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因为这一题材局限性非常大,不像有些人做的国画技法的探索只是把题材作为一个载体。他的目的是探索人物画技法的发展,弘扬中国历史文化,为这些文星立传,所以叫《文星图赞》,在现代,他的这些画有益于世道人心。

陈立言不仅在艺术上做艰苦的探索和努力,也很关心湖北国画事业的发展。《文星图赞》是一个很高的门槛,对古代文星,我们仅仅是凭资料来感受文星的精神、贡献和性格特点,这个感受是非常有限的,难度也很大。他的画,除了表现出人物的精神气质外,在表现形式、构图包括背景等方面,都下了很大的功夫。画面不管大小都有一些变化,有的是泼墨、有的是小写意、有的是单形,甚至有时完全是用粗细线条。虽然他的画面也有很多表现的东西,但总体又做到了统一,这是很难得的。《历代文星图赞》从立项到里面具体的诗词都非常好,其花鸟画也有自己的面貌,体现出画家非常高的修养。 

雷志雄:贺飞白先生肯定了《历代文星图赞》为先贤立传的成绩,而且也充分肯定了陈立言老师在艺术上的创造精神,特别是他以线造型的作画风格,也是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的。

刘一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陈立言在绘画过程中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和乐趣,通过研究大量的资料,实际上也是跟历代的文化精英、前贤会晤,同他们对话,获得一种精神享受。在五十年代的时候,王朝闻就谈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文星图赞》就做到了这一点。

陈立言的画,每一个人物形象各有其不同的表现方式:有泼墨、焦墨、勾线的效果,也有的是带块面性的笔触。总的来看,他用大写意的方式去表现这么多人物难度是非常高的。用概括的笔墨去体现并增强画面的特殊效果,这种效果使我们透过简练的线条、体态和神情,可以想到画面以外的更多东西,这也是画作给我的直接感受。

陈立言能够把其它种类艺术的一些技巧融入到自己的人物画创作中,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借鉴、学习。互相融合的方式不仅可以增强艺术的表现力度,也可以发扬艺术技巧本身。

  虹(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现今国画就像油画、版画、水彩一样,只是作为一种画种的概念存在,而在古代文人那里却是集绘画、诗歌、书法、篆刻为一体的综合性的人文学科。中国画的革新成果很大,主要是按照西方绘画的概念对中国画进行了一些革命,同时也造成了一些遗憾,失去了这种综合性的特点。陈立言老师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承继了一个中断的传统,他的《历代文星图赞》把绘画、诗歌、书法集中于一体,也把对历史的理解综合起来绘画,用花鸟来养人物画,形成了其独特的面貌。

我们应该用今天的诗意、今天的书法、今天的绘画来创作新的中国画,陈老师给我们的启示很大,他改变了传统文人画,包括解放以来学院传统人物画的入画方式、意境和构成方式。

从作品来看,陈老师对每一个历史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包括个人的经历都有深刻的研究。没有对历史、对传统文化丰富、深刻的了解,是不可能作出这样伟大的画作来的。每一幅画面的形式都是他对每一个人物的具体的理解,有时用线描的方式、有时用画像砖的方式,把人物画、花鸟画的传统和技法、现代构成的知识以及学院绘画传统的一些因素有机融合,从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伟:如果按照当代绘画的眼光来看,陈老师人物画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其不仅是一种绘画,更是一种知识体系。尽管中国历来都有纯粹的画师和画匠,但如果从精英文化的角度来看,绘画就不仅仅是手头功夫的问题,它更多地涉及到文化修养与心境。

在考虑展览主题词时,我们选用了“画境文心”,对于“文星图赞”来讲,这个词可能用得更贴切一些,因为它体现了中国古代“图史并存”的传统。陈老师的画,除了技法和画境的考究外,还有诗词的推敲。通过绘画、作诗、题跋,充分体现了一位绘画者本身对文化的整体把握与文史修养。 

陈明大(湖南著名国画家):陈老师的创作精神和态度非常值得肯定。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很多人通过宣传一夜成名,而陈老师二十年来就画这一批画,很不容易,对我的启发很大。

他的笔墨工夫很深,对笔墨的驾驭能力也非常强。每一幅画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每一个人物的表达都是他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十分难得。陈老师对历代的“文星”都做了深刻的研究。这批画可以作为一本教科书,看他的画就是一个的受教育的过程,这对我们年轻人认识中国的历史、文化来说,非常有意义。 

  今(湖南省书画研究院美术馆馆长):我谈两点:态度和精神。态度是指对湖南、湖北美术界的比较;精神是指湖北的老中青三代人的强大团队精神。从画的面貌来说,湖北画家的作品面貌虽然风格各异,但有一种共同的精神在里面,就是湖北画家大气的笔墨精神。中国画要表现出时代性,湖北在这一点上做得特别好,尤其是在花鸟画上做得最好。

说到精神,我也在做美术理论研究,最近在研究性格与面貌。湖南人有两种性格,一种是霸蛮,一种是灵化。陈老师是湖南人,从他二十年办一次展览就说明了“霸蛮”这一点;“灵化”讲的是他现在的作品。106幅文星图加上花鸟画的面貌,古代文人画笔墨上的东西基本上都画到了。有金石味的、有水墨味的、有白描的、有线条的,这些技术都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仁(湖南著名画家):看了展览之后,我写了一首小诗来表达心情:

赞《中国历代文星图赞》

        五月江城日正长,

激情难抑读华章。

千秋文脉宗荆楚,

百代诗书继汉唐,

家国兴亡悲激烈,

乡关情切叹凄惶。

笔随心动惊风雨,

浩卷长存翰墨香。

陈立言创作《中国历代文星图赞》,历时20年,从人物主题诗到中国人物画技法的探索、发展,都达到了极高的成就。 

吴正刚(湖南文艺出版社,理论家):狄德罗有句话,漂亮是最好的通行证;英国有个美学家讲得好,美是永恒的喜悦。看陈立言的画,让人远远地就感到高兴。

他的画里有一种艺术生态,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艺术生态是不一样的,中国古代属于农业社会而西方属于工业社会,所以东西方的艺术生态就不一样:西方太偏重于理性,讲求科学;东方则是偏重于感性,情感的东西多一些。绘画的操作性就是,如果你将其附着于无,那就是为政治服务,就不是艺术。艺术生命是短暂而超脱的。东方文化的精华,像陈老师画的,有丰厚的中国文化底蕴在里面,不是单纯的画画。一件艺术品可以是幅绘画,但是一幅绘画不一定等于艺术品。艺术品是经过千锤百炼但是又不留痕迹的,这是其独特性,也是东西方绘画的不同。

这个时代是一个呼唤明星的时代,创造明星的画家本身就是明星。米开朗基罗创造了大卫这个英雄,他自己也成了英雄。陈老师也因他的画成了明星。在我们的时代,需要像陈老师这样的一马领先、万马奔腾,迎接我们文艺复兴的伟大时代人物。 

董继宁(湖北省美术院院长):陈老师在画面的人物造型、诗词题跋等各个方面都非常严谨,其认真的态度以及治学方法令我敬佩。从陈老师表现出来的106个人物中可以看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说明其对中国文化理解之深刻,对中国人物画的表现从写神、写心、写意到诗意、书骨、画品都做到了完美结合。陈老师的画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其为人谦和、光明磊落、关爱后生的艺术品格、人生品格也令我敬佩。 

邵学海(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贺飞白老师谈到了《历代文星图赞》的社会作用,更确切地说是有一定的社会教育意义,这里面涉及到文化和传统的问题,就此我谈几点看法。

贡布里希有一篇文章谈到中国画,他非常赞赏顾恺之,但他认为中国画的推动力量来自于佛教。贡布里希是一位著名的美术史家、理论家,但在看待中国文化和传统的问题上受到了材料的局限。他没有注意到,纵观20世纪下半叶东亚大陆及中国的考古发现,不难看出,中国画中所谈到的技法、构图、空间等问题,都可以在战国甚至是春秋晚期找到源头。贡布里希没有认识到这一文化传统与其间源流的关系。

美国有一位文学家曾写过一本关于文化模式的书,提到文化模式和民族的性格是有关系的,而民族的性格和艺术的风格形式也是有关系的。中华传统文化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多元。只要我们回顾传统就会发现,其实更早的传统也是多元化的。我们在展望未来的态度上,对艺术一定要前瞻,要将艺术向前推进,对今天的文化推行多元化理念,而不应该单一化。 

雷志雄:邵学海先生谈到了中国文化精神的传承和再认识,也谈到了民族性格和艺术风格,也就是我们古人说的弘道,俗话说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我们的艺术创作很有启发。 

韦启文(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陈老师画这106位文星是非常有意义的,他这二十几年是一次非常艰辛的跋涉,是一部大气磅礴的文化史诗、一项规模宏大的文化工程。据此我谈两点感想:

首先,这件工程的意义是深刻而独到的。文星不仅仅是人们常说的舞文弄墨的文人,可以是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科学家、甚至是我们说的工匠,都在文星的范畴里。用文化的角度去表现,这种做法深刻而独到;把文化秉性加以概括和张扬,意义非凡。作为历史上有影响的人,无论是思想家、政治家还是传统说法上的文人,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符号。他们的出现、成长、建功立业,都由一种特定的文化所滋养,是文化土壤的果实,可以体现为一种文化现象,所以把这些人物归纳为文星是有依据、有思想、有见地,是深刻而独到的。

第二,陈老师的画,在表现方式上是立体和交响的。中国绘画讲究“诗、书、画、印”,陈老师的106幅作品里体现出了前三者,表现出了相当的水平,是诗、书、画融于一炉的交响乐。这种表现方法在中国画的历史上可能不乏大家,但是一画106幅,并用20年的时间来做这样一项工程,陈老师可能是第一个。这106幅画也是中国文化的主线,做这项工作需要深厚的文化修养,陈老师是有实力的。他的画,他的书法和古体诗词,都有相当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很了不起。

刘春冰(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画不是追求对象逼真的描绘,而是通过有限的事物和人物的描绘去表达一种无限的精神追求,这就形成了中国画特有境界即画境。我想从陈老师的六幅作品谈六种画境:

1、儒家的境界。儒家讲究风骨,也就是陈老师画的孔子,从线条可以感受到所谓的汉魏风骨,这实际上是对社会和个人的感召力,从画面的美表现出一种善。

2、道家的境界。老子提倡自然无为,以浪漫主义为理想,他画的老子就有这样一种“九死不悔”的精神。

3、楚骚的精神。看到屈原,就想到要以天下为己任。陈老师在前言里谈到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一点实事,这是非常崇高的境界。很多艺术家不会去想国家、民族这一类的事,但是如果一幅作品没有这样的胸襟,也不能成为一幅好作品。

4、玄学的境界。看了王羲之想到的是玄学境界,玄学是道、释的思想,是追求绝对的自由本体,讲究韵,这种韵是中华民族里的自然含蓄的精神,在陈老师画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5、禅宗的境界。在《五灯会元》中有一位和尚问师傅:什么最大?师傅说:“不撑天不撑地,惟我独尊”。艺术思想上说惟我独尊就是一种独创性。画家追求这样的独创性,米芾的米家山水体现的就是这样的独创性。禅宗的艺术境界里讲究“意”,陈老师在他的画里写意的思想很多地方都能体现。

6、人文主义的境界。看到曹雪芹就想到红楼梦,画中追求的是真心、情感、趣味,这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的萌芽体现个性解放的色彩。

  枫(武汉美术馆馆长):陈老师的作品表现了他多年的积淀和思考。中国画是需要状态支撑的,陈老师用二十年的时间画出这样一系列作品,本身反映了一种特殊的状态。每幅作品都刻画得很有深度,画出了人物个性,并且都有变化,有些空白、道具、背景以及人物神态都画得非常的生动到位,而且形象各异。

值得我们学习的是陈老师对艺术坚定的追求,他一直追求民族气概和民族特色。中国画只有在表现民族气概和特色方面才能体现魅力。尤其是笔墨造型,在人物的技术成份上,笔墨造型是中国画最好的出路,这样才能区别于其他艺术的形式。当今的中国画在观念的定位上、学术成分的定位上目前是处于立交的状态,陈老师的画的表现,在对语言上的探索和对历史人物的理解上,做得非常好。 

雷志雄:樊枫先生提及的陈立言老师对艺术的坚定和表达方式的完美,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对于想要在艺术上有所造诣的后生晚辈,绝对是可以借鉴并学习的。 

李瑞洪(江汉大学美术馆馆长):看到陈老师的作品让我产生了新的联想:陈老师花鸟画里面的学术特点和品质表现了中国画的特点,从墨法上是继承发展了“两张一王”的笔墨特点,在骨法上是继承了齐白石先生的艺术特点。

研究陈立言老师的中国画创作,应该将其放到二十世纪中国画创作的大背景中去进行。陈立言老师很好的把花鸟画和人物画做了一种融合。

中国人物画的发展方向。现在临近十一届美展,油画也开了论坛,中国画也开了会议。中国美协开展了关于塑造当代美术的国家形象的讨论,很多专家都做了长篇的文章。谈到当代美术的国家形象时,陈立言老师无论是其创作的花鸟画还是文星图,包括他创作的一大批现实主义人物画,都能够代表中国画创作的国家形象。

魏金修(湖北省美术院一级美术师):看到陈老师的展览最大的感受是:这位资深的艺术家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历代文星图赞》是他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了深入研究的成果,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宏篇巨作。

陈老师是湖南人,受湘学影响很大,在创作上又受楚风楚韵的熏染。湘学以道德心理、金石之用启迪后学,这是湘学安身立命的基础,属于理学的范畴。陈立言先生在湖北求学期间受益于湖北“三老”,治学严谨,创作上敢为人先、融合中西,重传统更重生活,重基层、更重创新,在法度之中做文章,在法度之中寻找源头。学术思想影响下,他尊师更重道。他的《历代文星图赞》遴选出更能代表中国传统精神的人物,形成了自己的唯物史观。

在人物选择上,他强调对历史人物,对历史、哲学、科学、天文、数学、美术、音乐、发明等领域进行深入探索。与其说这是对中国文化的选择,还不如说是陈老师对中国文化发展未来的希望,体现了当代知识分子对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理想和关怀,与科学发展观提出的自主首创精神不谋而合,同时也体现了他作为知识分子的文化担当。

花鸟画方面,陈老师在“三老”的基础上有了新的突破。花鸟画的创作在处理色相对比关系时把握得非常准确,使画面呈现出一种厚重,色彩灿烂又生机盎然的境界,准确地把握了花鸟画的精神。

在艺术语言上,他坚守传统,但又不抱残守缺。他的花鸟画重意、创景,完整地保留了中国文化的精神,创作认真,具有高超娴熟的笔墨技巧。106幅作品耗时20年,在当下经济利益至上的时代,这是需要很大的定力才能完成的。 

施江城(湖北省美术院一级美术师):关于陈老师的《历代文星图赞》的价值,我在北京写了一篇短文,其中提到了:“三难”(选人难、识人难、画人难)和“两个可贵”,但这两个可贵说了以后我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就又补充了“三个贡献”:

1、他的作品对中华文化的贡献值得肯定。他梳理了纷乱的历史,再现了文星,承接了文脉,作为一位画家以图写人、以图写史,这当中体现了中国真正的文化人的独立思考,体现了卓立群雄的精神价值和人文品格。

2、对中国画,特别是人物画的贡献。一代又一代的人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做了艰苦的探索。徐悲鸿先生就是以素描引入到中国画,想把人物严谨的造型和笔墨结合起来;后来叶浅予先生用速写的方式来表现,还有一些人用水彩的方式和中国笔墨结合起来。而陈立言则是用笔墨本身的味道,具体来说是以花鸟笔墨的味道来塑造人物,这条路是最正宗的中国画的发展道路。陈立言的《历代文星图赞》是一种中国文化体系,强调以笔墨写精神;另外,他用现代的形式语言,构成肌理的中国画语言,他没有排斥西方绘画的表现形式,而是将其融到自己的笔墨语言中。

3、对湖北画坛的贡献。除个人的创作外,他也承担了一部分的社会责任。在湖北省美术院任院长期间,对美术院的创作起到了很大推进的作用。同时,在文化价值重组的过程中,他不仅坚持了自己的文化情操和艺术原则,而且还团结了一批真正的朋友、培养了一批学生。他稳住了湖北文脉的基础队伍。 

周石峰(湖北省美术院一级美术师):陈老师的人物画里面,手的表现力非常强,绝对不会低于眼睛的传神。特别是在100多个人物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有手的表现,而且每一个手的表现都不一样,不仅表现出了人物的精神状态、职业状态,有时候就像话剧一样,表达了作者自己的内心独白。 

秦  岭(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陈老师二十年前开始立项做“历代文星图赞”这个工程时,谈过他的设想,我想这样的精神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陈老师有一种自信心。二十年完成这一百个人物确实很有难度,首先是选人难。不同人物选用不同的表现手法也很难,100多个人物从表现上要避免雷同。另外,《文星图赞》的表现方式有两种意义:社会意义,就是古代所说的“助教化”;同时,在中国画的人物画发展中,这种表现方式需要两个“力”:笔墨的表现功力和毅力。从技巧上来讲,陈老师的功力主要是体现在对线条的驾驭能力上,线条的魅力在陈老师的画里贯穿始终。

  彬(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早在我学画初期,就已经看过陈老师的成名作《秋忙》和《新仓》。《秋忙》是陈老师学生时期的毕业创作,但整幅画一点也看不出稚嫩的地方,这种大写意的笔墨,由此也可见陈老师后来的一个特点:“完善”,追求完善,追求个人面貌,并且要达到高度。我想,这可能就是前面陈明大先生所说的“霸蛮”,一种地道的湖南人性格。陈老师是使命感很强的画家,这种使命感在他身上的体现是,对中国文化传统的传承意识。这种意识驱使他选择了一个看来吃力不讨好的题材,我觉得对他“文星图赞”的选择具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第一,对代表优秀传统的典型人物的选择。他选择了很多在我们看来都是文人的文星,这是毫无疑义的。但还有一类“文星”就有争议了。这要从大的前提来考虑,既代表了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星。

第二,选择了画什么,后面就是怎么画。这批画从传统上可以找到很多与之相延续的地方,比如整体上的单纯、笔墨的意蕴;但又有很多灰层次的调子,有色彩感,这一点是有陈老师个的特点的。另外在画面整体的构成上,有现代感的那种单纯。画面内容虽不多,但四边四角的构图非常讲究,把墨当成色彩来用,这种感觉也应该说是湖北的特点。

彭太武(湖北省美术院一级美术师):陈老师在中国画创作的诸多要素中特别强调“写”,在这一批画里,我确确实实也感觉到“写”字的至关重要。陈老师曾在文章中写过:在中国画创作的诸多要素中,重要的是“写”字。“写”能通诗、通书、通情、通神;“写”能去雕琢、创骨气、开心眉;“写”出间奏感和时代感。陈老师的106幅文星图赞就有间奏感和时代感。

同时,中国绘画的笔墨神韵能承载艺术家的心灵远游和畅想,这106幅文星图赞里充分体现了“写”字,而在“写”的精神里也体现了很多的意味、情趣、情感、意境、笔墨等,包罗万象、均在其中。

江中潮(武汉画院一级美术师):从陈老师的展览中可以看到建国以来,湖北老一辈的艺术家通过努力,形成了湖北的地域文化。陈老师是在艰辛的探索道路中形成的风格,其作品大气磅礴,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内涵。然而,我们在观看展览的同时有一种痛失的感觉。

湖北有很多老一辈的艺术家,他们的风格是非常鲜明,艺术成就也很高,但没有被重视、被研究,希望大家通过观看陈老师的展览,引起思考,努力去做一些事情,形成具有鲜明地域特征的文化。 

雷志雄:邵学海先生从文学和美学的领域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董继宁院长代表中青年画家表达了对陈立言先生艺术追求的崇敬心情;江中潮先生则代表青年一辈的画家表达了自己的呼声。 

陈立言(著名艺术家):我最初的很多创作作品都是和老师、同学合作完成的,到后来我就想自己要独立绘画。邵学海老师对我非常关心,而前面的那些作品里面也有汤老师的很多心血。我到70岁才独立绘画,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老师、朋友的帮忙,有些画是完成不了的,我写的有些诗就是找雷志雄帮助的。

选择“文星”这样的题材,在当时来看还是有点危险的,但这样的题材可以让我独立思考,通过独立思考,在创作的过程中学习。我是先选了人物再来了解历史,从而逐步进行创作的。创作的过程也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但有些东西要经得起磨炼。

我要感谢家庭的支持、感谢国家安定的环境。假如没有这样一个三十年的和平环境,就没有我今天的作品和成绩。谢谢同志们的鼓励、感谢老一辈对我的教诲,我取得的成绩和领导的关心、老师前辈们的支持、家庭朋友的鼓励是分不开的。

沈  伟:文星图赞不仅是一套绘画,还是一个线索,沿着这一线索,可以让我们更多地去尊重历史、尊重文化、理解文脉。尽管陈立言老师说他的选择里面更多地带有个人的选择,我想他也考虑到大家对于历史共同的理解力和感知力。这样的一套图赞基本上就像一本教科书一样,可以起到多方面的作用。结合陈老师的发言,可以让我们从更深刻的角度去理解这套作品,同时也让我们加深了对于中国画的理解。 

傅中望(湖北省艺术馆馆长):陈老师50年的艺术生涯以及他20年来精心创作的这批中国《历代文星图赞》,是他的判断和选择。艺术家除具备技术和能力外,还要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对自己的艺术创作做出价值上的判断和选择。

一位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表达个人对历史、对文化的理想,同时也会产生社会影响。这次展览从“五一”开展到今天,短短几天时间,就有很多观众留言,其中有些让我们非常感动,这也体现了陈老师创作这批画作的意义,同时也体现了我们选择这个展览项目的意义。

艺术馆今年相继推出了系列湖北老一辈艺术家的作品展,我们希望对湖北的文化资源、美术史、重要艺术家做一个整体的梳理和盘点,让观众知道湖北还有这么多的优秀的艺术家,了解我们丰厚的美术成果,这也是我们办这些展览的价值和意义。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