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展望——湖北水彩画艺术展”研讨会

时间:2009-12-28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3693次

研讨会纪要

整理:王辛、张楠、张月泓  统稿:张丽


题:继承、发展和创新

20091227

:湖北省艺术馆艺术交流中心

:傅中望(湖北省艺术馆馆长)

刘寿祥(湖北美术学院水彩画系主任)


刘寿祥:今天研讨会的主题是“继承、发展和创新”,由于特定的历史环境和人脉关系,湖北的水彩才得以有今天繁荣的面貌。湖北水彩经过了六、七十年的平稳发展,其间,教育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很多水彩大师早年都从事教育工作,如倪贻德、王肇民、阳太阳、魏正起、白统绪等,正是有了这个平台,才使得湖北的水彩不断延伸、发展。湖北美术学院是八大美院中第一个成功创办水彩专业的院校,过去的水彩作者都是源于基层的文化系统,而水彩专业的设置使得后来很多水彩画家都出自教育途径,可以说,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湖北水彩画的影响力。同时,各大院校的重视使水彩本身的地位也有所提升,让水彩逐渐由小众化变成具影响力的画种。文气、冷静、群体关系和谐,是湖北水彩画家的普遍特性,他们在精神上有共同的追求,常在一起交流新技法、新思路,从而也促进了水彩画在一种健康的环境中成长和发展。

省内各方面的支持和学术上的重视,也促进了湖北水彩画的发展。艺术馆从学术的角度来梳理湖北水彩的发展脉络,并形成成果;一些学院以开办水彩专业来实施普及教育;美协等单位则是在组织和人才推广上给予支持。

黄铁山(中国美协水彩画艺委会主任):全国范围内举办过水彩画回顾展的市级单位只有青岛和天津,湖北是第一个举办水彩回顾展的省级单位。这一点是非常有意义的。

今天研讨会的主题是“继承、发展和创新”,我们究竟需要继承什么?怎样继承?我想,首先应该继承的是老一辈艺术家坚持作品高格调、高品位而又不失雅俗共赏的精神气质。现在许多水彩画容易受商业因素的影响,从而陷入低俗的趣味,这一点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其次,要坚持水彩画的本体语言特色,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扩大水彩画的表现能力和表现领域。“水”和“彩”的运用是水彩画的本质,也是画作存在的根本价值,因此水彩画在创新上可能存在画种的局限,但不少前辈画家如钱延康先生50年代的作品,不仅充满水彩的本味,其在细致程度上的实践,也大大扩展了水彩的表现力。第三,老一辈画家都注意追求自己的风格及表现手法,并且始终在创新,这种坚持不懈的探索精神也需要我们很好的传承。湖北地区水彩教学上的成功就体现了这一点,老师们因材施教,充分肯定每个学生的长处,绝不用一种模式限制学生的创造思维。第四,对湖北水彩画传统主题的继承,做到不空洞、不模仿,内容面向生活、主题表现时代。现在的水彩画创作有一个全方位模仿油画、模仿照片、模仿电脑制作效果、模仿国外水彩画作的倾向,这应引起我们的反思。但湖北的水彩画表现了艺术家们的真实感受,这一点非常可贵。

湖北的青年水彩画家有很扎实的基本功,他们用作品真诚的表现自己,不断探索和追求个性样式,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并且不为模式所束缚。但水彩画是一个以写生为基础的画种,只有通过写生才能获得生活中的灵感;才能对色彩感觉敏锐;才能对描绘的对象有更深的感情。在此,我对青年画家有几点建议,首先我希望你们要注意面向生活,注重写生;其次,要加强对中国民族艺术的研究与吸收,努力建立民族水彩画体系,在不断创造、不断前进的过程中立足于水彩本身的画种特质。如果作品越画越好,表现力越来越强,幅面越来越大,技术越来越扎实,却越来越不像水彩,这就走进了误区。最后,我希望青年画家们不要过早的把自己定型在一种模式里,要不断创造前进。只有在探索创新的过程中追求更完美、更丰富的内涵,水彩艺术才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蒋振立(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秘书长):今天的画展给我两个感觉:老先生们的作品生活味道浓厚;青年一代的作品则延伸了水彩画的表现力及语言强度。在过去的观念中,因为水彩画单纯追求玩味,表现力度不够,文化内涵不深,因此只处于“小品”地位。而今天的许多作品都加强了精神内涵的表达,作品的深度和厚度就此得以提升。因此,水彩画要真正强大起来,摆脱“小品”的地位,就需要从精神入手,由画形到画神,最终做到形神具备。

我有感于湖北地区教育、组织两大因素的支持共同促进了水彩画的发展。湖北水彩凭借强大的机构组织,凭借几代人的精心努力和一些领袖式的人物,形成了一种巨大的群体力量,正是这股力量推动了湖北水彩的发展。

木(四川大学教授):通过这次展览,对湖北水彩发展的脉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觉得湖北水彩的成功是一种必然。湖北地处华中,“天时地利”的条件造就了“人和”——很多人才都汇集到湖北。单纯的文脉和氛围使得大家从艺术的本质出发,在吸引人才的同时,湖北的水彩画家表现得团结而融洽。另一个成功的必然源于教育。刘寿祥从80年代开办水彩班,培养了很多人才。这次入选十一届全国美展并且进京展出的水彩作品一共是50件,湖北就占了十分之一,由此水彩大省的位置就不言而喻了。

就水彩的发展趋势来讲,其画种本质的丧失是很可怕的。我最近写了一篇《中国的写生与笔墨思维》的文章,从常规角度来讲,造型决定技法和笔墨,但追本溯源也有可能是造型影响笔墨,笔墨反而决定造型。如果将其套用于水彩思维,应该这样来看待:用水彩的眼光去看对象,将对象的明暗凹凸提炼成水色和笔的关系。但我们目前的创作,往往是先看到形象,再思考用什么方式去准确表现,这样就使水彩的意味变弱了,而增强了造型的意味,作品也更接近于油画或照片。如果我们首先是立足于水彩的水、色、笔乃至纸的意味,再来反观客观的物像,扬弃不适合水彩表现的东西,这样才是正常的创作思维。写意水彩可以做到水彩味浓,写实也同样可以,甚至包括高度写实和非常复杂细腻的写实。曾经看过一幅苏联人像水彩画,用干画法将形体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它每一小块仍然是水性的,透明、明快、水味十足。因此无论写实或写意,都必须立足于水彩,有水彩的思维和水彩的标准,才是真正属于水彩范畴的作品。

海(《美术报》评论部主任、策展人):通过画展,我发现水彩在当下的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深入人心的画种,其发展已经相当繁荣,而湖北水彩画的发展更是走在全国前列。一个画种的崛起和鼎盛需要人员配置、学术配置以及展览运作机构的支持。湖北在艺术方面出了很多人才,除了人才因素之外,湖北省艺术馆、武汉美术馆、以及其它私营美术机构的运作平台都发展得相当平稳。因此,湖北的水彩之所以兴盛,是有其先天物质基础的。

另外,水彩的理论建设已由广度问题触及到深度问题。怎样使中国的水彩画更具民族特色?水彩画属性该如何界定才能使其有别于其它画种形式?这些深层次的探讨使水彩的队伍建设也和过去大不一样了,普及、推广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有待于更深刻和更具学术性的建设。

展览的后半部分特别适合今天“继承、发展和创新”的主题,年轻的画家们把水彩的多样性和多元化的表现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对水彩的理解非常有序,而且呈现得非常有教养,这些都体现了湖北水彩画乃至湖北绘画界的生命力。

今天的展览和研讨会更多的意义在于它的链条性作用,既连结着前辈艺术家,也带动了后期新锐艺术家共同向前的步伐。

刘寿祥: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我觉得湖北水彩也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人物画和大制作是我们的弱项,尤其当尺寸放大到2米以上的时候,大家普遍的解决办法是以组画的形式,将整体内容分解成三张或者四张,这样的做法有一定风险和局限性。值得庆幸的是,湖北的水彩画家正在逐步摆脱这样的困扰。基础好、基本功扎实是本地艺术家的优势,我们应该利用这一优势多做各种尝试以弥补不足。

白统绪(湖北水彩画研究会会长、中国水彩画学会副会长):今天到会的人员非常齐,老、中、青几代人聚集一堂,在湖北水彩界当属空前。展品方面,虽然一些老画家的部分代表作没能展出、不能代表完整的湖北水彩创作水平,当属遗憾,但能把湖北水彩整个发展历程进行完整的缩影与系统的梳理,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我想特别提到青年画家的作品,其中呈现出的风格多样、不拘定式、技术扎实、勇于创新的精神特点是值得肯定的,他们根据自己的个性、修养表现自我。如陈勇劲对实验水彩的不断尝试,企图在水彩画的材质方面找到更适合表达自己思想的媒介。但是我们还应在自己原有的风格上进一步挖掘、探索,从而达到极限的最佳状态。很多艺术家拥有新而富于时代感的观念,但怎样精益求精地将其注入到绘画中,还有待进一步的努力。

麦柏森(一级美术师):老一辈画家为今天的水彩画所取得的成就做出了很大贡献,我们要感谢他们。同时,今天的水彩画也要突破老思想的限制和一些条条框框的制约,才能让水彩事业更健康的发展。

写生是作画进行的基础,然而科学的进步让很多人放弃这种传统的创作手段,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便利、快捷的方式——照相术、投影术等等。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品种,表面上的与时俱进是不可取的。坚持写生,保留水彩作为绘画形式之一的本质面貌,才能创造出更多好作品。

另外,这个展览让我觉得湖北的中青年画家都是在潜心研究而不是在追逐商业利益,这一点让我非常欣慰。

李先润(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在我看来,在座的各位,都不能算纯粹意义上的专业水彩画家,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是在业余进行水彩创作。其实,搞艺术也要以生存为前提,饿着肚子去创新、去研究技法都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我认为,水彩画的发展一方面离不开学术上的研究与创新,另一方面,教给学生必要的谋生手段同样重要。我觉得今后的艺术教育,应该开一些教给学生谋生手段的课程,有了充分的物质准备再去发展水彩,会更实际一些。

从全国形势来看,水彩画的确有点边缘化。北京的宋庄、798等艺术村根本看不到水彩画的踪影;武汉市的很多画廊里也少见水彩画。所以我们在探讨水彩画发展的同时,在水彩画运作上造声势、做宣传、办展览,在文化场所进行推荐,让人们了解水彩画,这样有了市场和观众才能推动水彩画的进一步发展。

樊惠刚(江汉大学教授):今天的展览中有两位艺术家的作品让我振奋,一位是老一辈艺术家梁培裕女士;另一位是青年教师白露洋先生。

白露洋的《四分之一秒》在思路和艺术表达方式上不是按套路走,呈现出了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我认为这达到了一种很完美的境界,其作品的内容也让我心潮澎湃,有所共鸣,他通过个人的方式领悟现实世界,并将其表现出来。有批评家曾说过,画家分两类,一类是好画家,一类是有意义的画家。做一个好画家容易,但做一个有意义的画家,就需要在某些方面有开创性。白露洋的《镜中人》就具有很大开创性,画面反映了个人对绘画形式的敏感以及同当代生活间的联系。

梁培裕老师的作品也引起我很大的震动,她90岁高龄还能画出现代感这么强的内容,而且形式和语言这么概括和大气,我觉得从中找到了自己所要继承的东西。

罗世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湖北水彩画的发展,既有历史的传承,又有新生力量的接续,从而形成学术上的整体延续性。百年传承和世纪新风是这次水彩画展的核心主题,一方面传承发展脉络,另一方面开创世纪新风。据此,我谈几点感受。

水彩画作为西方传来的画种,它一诞生就被赋予了小品画的地位。因此,把小画作出大道理,是现今中国水彩画家更多要考虑的问题。中国传统美学里有个重要观点叫“小中见大”,说明画种的大小不在于它的尺寸,而在于其中的道理、文化精神的含量、思想的深度、艺术的感召力以及其提供给人的享受,这也应该成为所有画种的共同学术标准。从老一辈艺术家到年轻、新锐一代的画家,他们都在探索艺术之“道”,这种精神使湖北水彩画学术含量体现得非常充分。

        第二,湖北的水彩画群始终把艺术化和学术化放到水彩画创作的首位。所谓艺术化,即坚持少用照片,提倡写生。即使借助了现代科技手段,也要保证画出来的作品仍然是“画”。所谓学术性,是对画家是否能将艺术创作尽可能添加新的原创性的要求。从绘画的方式来看,艺术是一种多元化格局,写生、写实、写意、抽象等各种手法的呈现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艺术表现力。而通过水彩画展,我认识到水彩画是一个独立的、有其艺术和人文表现力的艺术创作形式,并非停留于搜集素材、写生、训练色彩感觉等基础层面。

       第三,到底要不要呈现中国特色的基本要素,例如水法、笔法、韵致、格调?在我看来,水彩画和中国水墨画之间的姻亲关系最为直接,比任何画种融洽得都快。但是融洽需要一个基本的判断原则,即主张作品要有格调、有韵致,既把思想、内容表达清楚,同时又要有吸引力。水彩画同样需要如此,它也正好和中国绘画的美学诉求相一致。如果把水彩画的氛围和美学追求同中国传统美学追求连接起来,也许中国的水彩画能够走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依据中国的传统思维,“变”是根本。然而变什么、如何变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要从中外美术作品中选择一条适合表现自己的道路,坚持变下去。西方的后现代艺术,材料、画种的界限已经完全被打破,很多艺术家将水彩的表现手法用到大制作里面,这个“破”就没有局限在传统的画种限制上,而是走进了更大的美术氛围当中去,这个改变实际上对现代水彩画具有一定的启示作用。所以我希望在今后的湖北水彩画展里能看到更能调动观众情绪的作品,也希望更多新锐画家在这方面走出他们的路来,使中国水彩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王心耀(江汉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充分了解湖北水彩的现状、形势和走向,是我今天观展的最大收获。

关于水彩画如何发展的问题,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多元的。如果某一画种总停留在一个模式上,这是一种窒息,没有生命力。湖北水彩向来坚持一种现实的精神,不管是抽象还是写实,根本的还是要面对现实。艺术越来越综合,一味强调不同画种的界限,一味追求照片的逼真感或作画的技术性都没有意义。发展的关键还是在于坚持学术水平和学习品质。湖北的水彩画家更注重作品的精神层面,把其当作独立绘画来对待,而不是工具或是附庸。在坚持传统的情况下,湖北的水彩画家也有很多创新,比如说王涌吸收了国画,陈勇劲也在做当代性的尝试。总之,一个品种的发展,不能强硬规定它的模式,无论是内容、题材还是材料,任其百花齐放,这个应该是研究学术今后的发展方向。

伟(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教授):今天的这个展览让我们看到了湖北水彩画成为全国水彩画重镇的理由,有三个方面我想谈一下。

第一,湖北与水彩画有缘,不仅渊源深厚,也形成特定的传承关系,这一点,陈时的文章里叙述得很清楚。老、中、青几代人的努力,加上近十多年来着力的组织工作,湖北的水彩画创作有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其次,湖北水彩画能有今天的状况,也有其学科化的机缘,湖北美术学院的水彩专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现代的美术教育改变了美术创作发展的模式,新的教育体制,造就了一批既有学术思考又有艺术功底的艺术家及教育家。而学科化的发展直接提高了艺术创作的效率,它改变了过去散兵游勇式的封闭格局,也促成了跨群体以及跨地区之间的艺术交流。进一步看,以学科化为基础,不仅磨砺了艺术家全面的基本功,同时也激励了多样化发展的思考,因此,群体之间的相互交流,取长补短,不仅没有造成单一的模式,反而形成多样化的新面貌,这一点,尤其在展览画册的后半部分得到体现,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更能将时代的特点与自我个性的发展结合起来。

第三,我历来不认同水彩画是一个“小画种”的说法。之所以认为水彩画是一个“小画种”,这与我们旧的观念有关。因为近现代以来的美术教育在摸索学科化的训练模式时,往往都会利用水彩做写生或做创作小稿练习,因为它来得简便,但这只是一个实用的过程而已,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画种”的训练,所以有很多老一代的画家们都摸过水彩,但并没成为水彩画家,但是,这毕竟造成了一个错觉,把水彩看成“小画种”。实际上在今天,写生和做小稿的方式多种多样,水彩画充分显示出独立的“画种”的意义,有其自身的传统、技法、以及评价的体系。

一个画种要在一定的边界里求得更加成熟的锤炼,但是在创作中,如果过多的考虑边界的问题,则有可能会束缚艺术思维。年轻一代的水彩画家们可能更多的是把水彩当做一种媒介,根据自身所受到的教育和悟性来使用。所以说,画种的概念在当代艺术环境里没有必要过多的强调,我只是相信:湖北的水彩画还会有更深更广的空间和可能。

王兆杰(武汉理工大学教授):这次展览对我的震撼很大,尤其是看到老前辈们的作品之后,就觉得艺术的价值并不在于作品的大小或者风格。水彩画追求意境之美,其在笔、墨、水的用法上都与中国画比较相似,因此观众也很容易接受。一些现代的年轻画家也非常大胆,画面具有很强的现代感,朝气蓬勃,风格多样,这一点给我很大的激励。但是水彩画的发展不要只固定在传统上,也可以从边缘进行,如果不探索、不创新、不研究,其发展的道路就会越走越窄。

坚(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秘书长):此次展览能看到这么多而且好的老先生的作品,让我很激动。其它省从来没有过这么集中的水彩状况,因此湖北水彩的优良风气一定要传承下去。

湖北美院是全国最早成立水彩画系的院校,这给全国作了培养水彩画人才的表率,听说广州美院也准备学习这种教学模式,所以水彩画的队伍和学术氛围将来一定会慢慢上升到跟其它画种一样。湖北的水彩画在教育和技法等方面已经非常成熟了,现在年轻人应该考虑的就是画面内容的问题了,即所关注的社会问题,而不是单纯形式上的。通过这次展览我发现一些作品技法有余但思想不足,年轻人在继承传统后,对社会要更加敏感,要用绘画语言表达自己所发现的问题,这样,中国美术才不会一直将水彩视为边缘艺术,才会正视并赋予水彩艺术话语权。

不要过多关注画种的大小,画面背后的内容更重要。我希望湖北的年轻画家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不要过多的追求技法,要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多学习精神、气质和高雅的内涵。

吴汉东(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通过此次展览,我们可以看到湖北的水彩创作团队是在一种和谐、团结、学习探讨的气氛中前进的,水彩画种虽小,但更应看中它的生命力。水彩画一定要反映社会,不能单凭绘画技巧和技能取胜,按照现代的大好发展形势,我对湖北水彩的未来充满信心。

时(江汉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系副主任):湖北水彩发展到今天,我觉得除了教育这条主线外,还有两条辅线也很重要,就是湖北美协的组织工作和各种各样的展览的举办。在教育主线上,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大部分都是在学校任教的老师;而在组织方面,湖北美协又做了很多工作;各种全国性质的展览也为水彩的发展提供了竞争和交流的平台,促进了老一辈和年轻一代画家在继承与创新中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的局面。

傅中望(湖北省艺术馆馆长):各位专家、学者谈到了很多和水彩画艺术相关的问题,如果说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是一种视觉的享受,那么本次的研讨会则是各位艺术家、理论家在精神和学术上的交流和探讨了。

“回顾与展望”系列展是为总结湖北艺术家作品中呈现出的穿透历史渊源的视觉现状而推出的,作为美术馆人,做这样性质的展览,也是基于理性的思考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所有的画种都有传承和历史,今天艺术家的创新是建立在传统基础之上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艺术馆做这一系列的展览,不仅是对湖北历史的一个交代,也是站在现状和未来发展的角度上考虑的。以此为契机,我们会尽力按照这样的方式做好接下来的几个展览,从美术馆和学术的角度,至少是对湖北的重大艺术事件、重要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整体掌握。而最终所有的回顾展都是为形成“20世纪湖北美术陈列展”做准备,以期让所有的观众走进湖北省艺术馆就能够感受到一个世纪以来湖北艺术发展和流变的过程、感受到湖北众多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

艺术馆是一个资源整合机构,承担着展览、教育、收藏、研究等多项功能,这个机构在湖北地域,就要充分利用湖北的文化艺术资源,特别是视觉艺术资源来丰富美术馆的内容和内涵。中国已进入美术馆时代,这个时代会加大对各个地域艺术家的宣传,所有的省都在筹建大型美术馆,而且大家都有一种共识:进行资源共享。通过各个馆里的不同作品进行艺术和学术上的交流,有了这样的资源平台,湖北的艺术家将会得到更高、更广层面的宣传。最后再一次感谢各位的到来,谢谢大家!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