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展望——湖北版画艺术展”研讨会

时间:2010-07-11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3122次

研讨会纪要

纪要整理:王辛 谢蕊   统稿:张丽

 

    间:2010710

    点:湖北美术馆艺术交流中心

学术主持:邵学海(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邵学海:得益于湖北美术馆、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的有力组织与湖北美术学院版画系、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文献艺术中心的举力协助,“回顾与展望——湖北版画艺术展”今天在湖北美术馆成功开展了。因为有了之前“湖北雕塑艺术展”、“湖北水彩画艺术展”的经验,此次展览无论是作品的数量、艺术质量,还是时间跨度,都是前所未有的。这是湖北版画艺术的一次盛会,也是湖北版画史上的一件大事。

    下面进入讨论阶段。我们今天提供了四个议题供大家参考:

    一、中国版画视野下乃至中国美术视野下的湖北版画的当下定位与未来发展。

    二、当代湖北版画创作对湖北地理文化资源的利用。

    三、湖北学院版画与工业版画的各自特色,以及这一特色在当代的演变。

    四、版画语言的当代性研究,以及当代社会审美风尚的分析。

    以上四个议题提供给大家作为集中发言的参考,但不排斥议题以外的其它主题。

 张广慧(湖北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湖北版画的格局主要为学院版画和群体版画两部分组成,这体现的也是湖北地区的文化结构。学院版画在过去主要以湖北美术学院和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为主,随着近年来各大院校版画工作室的成立和教学规模的扩大,学院版画的格局也在不断改变。群体版画在我省有着悠久的传统,除了作为主干的一冶版画,也有其他的版画创作群体。在此我想就版画对湖北地域文化资源的借用与发挥简单谈一下。

在与国外学者的交流中,我发现大家普遍比较看重本体文化,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本体文化?例如楚文化的形态如何在现代艺术发展中运用和发挥,这应该成为一个课题,引导我们深入研究。

湖北学院版画的特点主要体现在文化传承上。例如湖北美术学院的版画教学就强调文化内涵和木刻艺术语言的精纯,老一辈的如陈天然老师、刘述杰老师、戴槐江老师、查世铭老师,即便是在主题性先行、把版画作为工具来紧扣时代脉搏的年代里,他们的创作和教学仍然强调文化性。我校版画系的开创人陈天然先生,他的作品一直以表现主旋律为主:《山地冬播》反映的是人民公社、集体劳动;《家肥出门》是标志性人物形象和城市化的表达,但都从平常的生活场景中反应地域文化特色,这也是学院版画的一个特点。同样的,工业题材版画和其他的群体版画则是反映地域建设和生产发展的主题。 

邵学海:张广慧教授谈到了版画艺术的文化内涵问题,同时也谈到了地域文化的显示。其实在对地域美术研究上国内已经有很大倾向在做了,对边疆以及比较重要的省份城市的美术研究已经开展了。下面请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张远帆教授发言。 

张远帆(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我对湖北的情况不是太了解,今天我主要结合自己从事的教学工作和创作体会来谈。

曾经有幸参加过几次国际性展览的筹备和评选,从中了解到国外版画家对中国现代版画发展的看法,他们认为中国现代版画活力充沛,有内在的精神力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抱着崇敬的眼光看待国外艺术,努力向西方学习,把他们的精髓移植到我们自己的肢体上进行嫁接和再创造。而今天我们的心态发生了些许变化,因为我们的艺术开始为国外艺术家所认识和接受。当中国在经济、政治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强时,我们也应对自己的文化抱有足够的自尊和自信,要重新看待自己的传统文化资源。近年来,许多地区开始整理自己的地域文化发展脉络和形象特色,正是这种心态改变后的直接体现。中国美协吴长江主席继任后曾经提出要打造中国美术的“中国气派”,作为美协在今后几年工作的重点方向。“中国气派”虽然只是一种抽象的说法,而内涵却极其丰富,它是中国各式各样的地域文化特色的融合。

另外,中国的高等院校同样需要履行一种责任,是“前锋”和“后卫”兼任的双重责任,我们不仅要对自己的传统脉络进行整理,也要在把守住学科底线的条件下探索前沿。 

       邵学海:非常感谢张远帆教授的发言,他对湖北版画给予了很高的赞扬,张教授提到两点:一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具有历史深度的,这要归功于文化厅和美术馆;二是对自己的文化我们应该有客观的自重和自尊。“中国气派”的具体化就是每一个地区所举办的这些活动。下面请张佳林老师发言,张老师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版画家,和张远帆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

 

张佳林(参展艺术家):我简单讲一下自己从事版画的经历。解放前受中国第一代木刻家的启发、影响和教育,喜欢上了版画(当时叫木刻),特别是陈烟桥老先生、杨可扬老师以及赵延年老师对我的帮助最大,而且因为版画我后来还参加了革命。那个时候我们以木刻为手段,揭露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以刻刀为枪,同反动派进行斗争。

到湖北后,虽说要继承木刻传统,但由于创作背景和情况改变了,不可能继续反映过去的主题,唯一能做的就是建设。好在湖北是当时全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地区,尤其是水电建设,有三峡、葛洲坝水利枢纽以及其它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因此武石老师、师群老师就建议我创作表现水电建设题材的作品。

    说来惭愧,当时为应“叶落归根”的老话,认为中国画才是我们自己的画,所以从离休那天起我改行画了国画。现在想来版画其实也是我们自己民族的东西,中国发明了木刻,中国传统的复制木刻传到国外,西方人进行改良后发明了创作木刻,其实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技艺发展、前进了。我有二十多年没有做版画了,也没有资格展望版画艺术的未来,革命自有后来人,自有一代又一代的跟随者、前进者、发展者在这一领域完成他们使命。

      宋恩厚(中国工业版画研究院院长):今天我重点谈谈湖北工业版画现在的状况和未来发展的趋势。

     湖北工业版画的形成有很多因素,但绝对不是某个人人为或者炒作出来的,它是脚踏实地的走了将近六十年的时间实干出来的。湖北为什么会出现包括专业队伍和业余队伍在内的版画组织呢?首先,业余队伍的重要力量是工业版画,而形成工业版画的基础,是湖北地区在建国后所开始的大规模经济建设。从首个五年计划开始,很多重点项目在湖北形成,我也是因为来参加武钢建设,随公司从哈尔滨迁到湖北来,从那以后我和就冶金钢铁建设结缘了。为了把祖国的工业建设以美术的形式宣传出去,让更多人知道祖国工业建设热火朝天的景象,我们选择了有力度、有厚重感且易于掌握的版画艺术形式,用它来反映气势恢宏的工业建设,加之它可以复制很多张,是当时最有益于宣传的艺术形式。1963年,武钢和一冶由一家单位分为两家,于是我开始在一冶组织各种版画创作活动,最终得以形成一个群体,并且得到国家、社会的认可,版画界的前辈也称一冶版画是中国最早的群体性版画。1982年,湖北省创办了“工人画廊”,以工业版画为主,反映群众生活和工业发展,得到了领导的重视与支持,使得湖北的工业版画逐渐普及开来,以至后期,一个省内出现了将近七个群体性工业版画队伍,包括武钢、一冶、江汉油田、葛洲坝工程局、大冶钢厂、荆门炼厂、东风汽车公司(当时叫二汽)等,这在全国都是少有的繁荣局面。我们还开展了一些奖励和鼓舞性措施,例如展开金银铜奖的评选活动,送获奖作者到外地进修、参观等,这些措施又为湖北工业版画吸引了新的力量。在我们自身努力的同时,省里的相关单位都给予了重视与支持,最终为湖北工业版画打下良好的基础。

基于我们的活动在全国的影响,其它地区的企业也开始了版画创作,甚至连很少发画刊的《人民日报》也为“工人画廊”发画刊两次。随后,我们决定在工业版画方面逐渐扩大活动范围,于1989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了“首届工业版画展”。此次展览,各方各界都给予了高度关注和支持,大家一致要求把版画展办下去。为了保持工业版画的好势头,不断提高作者的水平、扩大参与面,我们决定在武汉召开一次工业版画研讨会,同年又承办了第十届全国版画展。这两个活动都开展得非常成功,既了解了全国的版画创作,也研究了工业版画的发展。在那次研讨会上,大家一致决定筹备湖北工业版画研究院,并最终于1991年12月4日成立了该院。

在以武汉为中心的湖北工业版画群体的带动下,全国的工业版画有了新的面貌。第一届展览只有六个大型企业的创作群体参加,到第二届时,就有十三个群体参加了,范围包括钢铁工业、石化工业和水电工业,作品质量也普遍提高。为了使企业家们感到开展这项活动对企业文化建设所起的推动作用,我们让每一家企业各设计一面旗帜,展览时把旗子挂在门前,参观者也感到振奋和新鲜。现如今,全国形成的创造群体已经扩展到五十多家,涵盖的工业面也比较全了。我们不能忘记湖北对全国工业版画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同时我也相信湖北的工业版画在今后的发展进程中,尤其是在个性的重建和题材的多样化上会有新的探索。

   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首先我想谈一下展览本身,它并不是一次单纯的版画展,更多的是美术馆对湖北美术整体梳理的一方面,它让我们明确了湖北版画七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和创作成果,从对20世纪早期新木刻运动到新中国成立后版画的回顾,再到对现代版画的展望,充实了我们对版画这一画种在近现代的作用和功能的认识,也有利于我们更好的把握现当代版画的走向。看过去许多展览,大多是注重某一局部或者某一单项的展示,且也只是限定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本次的展览是做的很好的。在会议之前看到张广慧老师动情的回忆文章,读后很感动,展览不仅使我们在视觉上欣赏到具体的作品,也让我们读到许多背后的故事,这才是展览价值的体现。

刚才几位老先生的发言把我们带回到那个相对陌生的年代,有提到鲁迅先生倡导的新兴木刻;有解放前为革命斗争所服务的版画;有建国以来紧紧围绕意识形态所创作的宣传版画等,虽说早期版画的功能作用已经结束了,但它们仍能带给我感动。前年我在国家图书馆看了一场关于中国古代道教木刻书籍的展览,展览内容和主题我们大可不理会,但是展览的形式,尤其是“刻”的感觉,以及融入作品中的沉着与投入的状态是我们今天所缺失的。近代的许多作品也是如此,虽然主题已经被淘汰,但作者真诚的劳作精神却能始终打动我们。改革开放以后,为了让艺术的本性表现得更加张扬,我们摒弃了过于注重内容的态度,然而看到现今一些完全没有内容的作品,大家也不会觉得满意。这就给我们带来了问题:1979年之前的版画是执著的,虽然我们反感那些铺天盖地的主题性表现,但它所反映的内容是与真实的社会状况紧密相连的。而且,如果去掉作品中束缚艺术家发展的消极因素,就不一定会成为过去,相反还能留下更多感动之处,并且将这种感动延续到未来的创作中,这不正是对当代艺术要关注当下问题的倡导吗?反观今天的版画艺术创作,只是局限在某一个小圈子中,离开了和其他画种以及文化活动的联系,结果在获得自由的同时,失去了某种耐人寻味的情感;尽管制作更加精良,但是失去了能够引起人们思考、为观者传递作品背后故事的特性。

最后,我始终愿意把版画看成湖北艺术中能起文化作用的一部分。我曾经说,湖北的年轻雕塑家的共同特点是太“野”了,他们有过于旺盛的精力和对社会参与意识的探究精神,而年轻的版画家们则又过于“文气”。过去的版画创作讲求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因而失去了版画自身的特点;改革开放后,我们回到深度的学科研究中,关注的是版画本身的意义,却又失去、忽略了社会意识。因此学院版画一方面要守住底线,另一方面更要担负起前沿探索的责任,也许这种探索会跨越版画形成一种新的方式,但只要是讨论版画、创作版画,就必须守在这个底线之内。带着镣铐跳舞才是真正有难度的,那些在受到主题性创作束缚下的艺术家,同样能完成精美的作品,而今天给了艺术家自由,却让他们不知所措了。因此,任何时候艺术家对社会和文化都要有极强的参与意识,这样才能使得画作具有过程性,而不仅仅只停留在画面本身。

邵学海:沈伟先生把今天的版画展览看成是对湖北美术史总体梳理的一部分,从理论的高度阐述了湖北版画的前瞻意义,分析了湖北版画历史的价值和得失,同时也提出了版画与其它画种的关联性的希望,这个观念我是非常赞成的。 

  丰(华中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我主要谈三点。首先历史需要记录、整理、书写,否则我们就会失去对历史的判断,所以湖北美术馆将雕塑、水彩、版画、国画、油画等做出系列的梳理是非常有远见的。当然,这次的展览也只是纪录和书写历史的一个开始,从画册上看仅仅是图象志,还没有上升到学术研究的层面,后期应该有待更多的学者以及版画家参与进来。  

第二,当我看到了早期有关民族救亡和民族解放题材的版画时,头脑中立刻产生了对历史场景的想象,并且这想象是充满了内在精神的鼓舞,很快被感动。版画家对历史做了真实的纪录,即使在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能感受到他们的真诚,他们对民族的热爱;感受源于画面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新中国成立后的建设与奋斗历程,看到这些版画,就把我带回过去生动而真实的生活场景中,触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灵魂。

第三,1979年以后,湖北的版画呈现出多元的面貌,和当时思想的解放相关。看待这些作品,我们没有距离,因为它们所反映的年代是我们所熟知的,我们用自己实实在在的亲身经历进行判断。而这个时期的作品和我们父辈的又有所不同了,对当下主流文化和社会巨大变迁的参与感偏弱。八十年代以来的当代艺术内容包括很多方面:对社会的介入和批判、作品的实验性、对时代主流的把握、艺术家个体对社会的警醒和敏感性等。然而版画这个画种却被边缘在油画、国画等大画种之外,少有参与主流文化建设的积极热情和意愿,却形成以技术层面探索为主的艺术活动圈。

在一次访问德国的经历中,我看到国外的艺术家将最终形成的作品和制作方式一同展出,打破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展示观念。所以,我认为面对当下的社会变迁,我们更应该主动建立创造、建设新文化的态度。我希望不同时期的艺术家能够成为他所处年代的代言人,主动去承载那个时代的政治、民族和文化所赋予的特殊使命。如果对待历史仅仅是消遣的态度,那么你所表现的艺术永远只能是旁观者的眼光,你自己也很难成为时代文明的建设者。

民族救亡时期,青年将版画当刀枪和匕首,为他们呼喊心声;新中国建设时期,政治的强大使艺术家的创作变成了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延伸;新时期,社会给予了我们充分的自由,那么我们的创作仍然仅仅是板和痕迹的问题?还是板和痕迹所另外形成的一种新形态?这个形态又能否探讨版画的边缘问题以及创造性问题?

“中国当代艺术”是一个西方概念,也许讲当代的中国艺术会更准确一些,但这又成了一个时间概念。其实,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政治影响力的出现,当下的中国文化和中国的艺术无论是“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或“中国方式”都会慢慢的呈现出来,艺术家们可以不在乎它的界定和叙述方式,但一定要通过实践把新的中国艺术做出来。  

张新英(关山月美术馆研究部副研究员):我首先要肯定这次展览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湖北美术馆对湖北地域文化的回顾和展望做了如此详实的梳理,这个意义要肯定。从版画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展览给了我们一个总结历史和展望未来的机会,虽然展览主体是湖北的版画,但是湖北版画作为中国版画的一个代表性缩影,今天在探讨湖北版画的发展问题时也是在探讨整个中国版画的发展问题。

      基于湖北传统文化的厚重,我首先想到的是地域文化特色这个问题,主要是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思考:

      第一,信息化时代地域特色的模糊。现在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接受了学院教育,在中西方文化的磨合下,地域性特色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而且信息化时代使得文化跨地域和跨国界,这种自身文化的模糊让我们对地域文化从创作到理论梳理上都有一种漠视,这种漠视是很危险的。

      第二,从美术史研究的角度来说,以史学和社会学为研究的切入点是中国版画的特色。中国版画的引入即出于社会的目的,鲁迅先生当时引进的目的即为用有力量的艺术冲击国民麻木的神经,因此被引进时它就承担了一种社会责任。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到20世纪八十年代,社会性角色一直是版画的主要文化角色,史学对版画的研究也主要是以社会学为切入口,却缺乏对地域文化(湖北是楚文化的学术根源)催生下的湖北版画的研究和梳理。

     第三,当代版画和当代文化之间存在距离。纵观版画的文化问题还有努力的空间:一、文化的针对性。版画若要深刻反映当代的文化就必须有明确的文化针对性。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期间的版画,包括北大荒板块、江苏水印木刻、四川黑白木刻等,它们之所以能在美术史上留下深刻的印迹,主要是在地域风情的表象之下隐含着对于当地地域文化的深刻挖掘。相比较而言,当代的版画由于对新材料和绝活的过分关注,无形中忽视了对地域文化针对性和持续性的表达,继而削弱了作品作为公共艺术的灵魂表现,缺乏触动观者的感动。 二、文化的当代性。版画家在借用传统文化符号、引用传统文化题材时却给观众一种“与己无关”的距离感,这个问题就出在版画所表现的文化缺少对当下文化的关注。三、文化的自觉性。作品不是牵强的与文化产生关系,自古以来都强调画外之功,但现在一些艺术家因急于切入当代社会,所以对于自身文化的积淀有些许欠缺。

     第四,湖北的楚文化积淀厚重,应该成为湖北版画发展最有力的支撑。湖北艺术家应该思考如何把楚文化的元素纳入到当代的创作中,但在当代年轻艺术家中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苗头。

     基于以上几方面的考量,谈到湖北版画的展望,我认为应该将对地域文化的重视放在重要位置;其次是要注重群体的力量。湖北的版画创作队伍在结构组成上除学院版画外,还存在工业和农业这两个创作群体。这样的群体创作在队伍结构上是合理的,在今后的发展当中,也应该梳理出它们和占主流地位的学院版画之间的区别,学院版画更多的是注重实验性,这就导致了对社会文化的忽视;而两者之间应该有一种良好的借鉴合作关系。

     版画要走进当代,要突破,首先应该从观念上认同我们自己是应用版画技术手段的艺术家,而不是抛弃版画技术手段。当代的版画甚至当代艺术都存在着浮躁、粗糙的问题,不只作品,包括展览、研讨、从创作到呈现的环节这是如此。我在此次展览中冷军先生的作品里看到了那种去粗糙化的努力,这对于当代版画是有借鉴意义的。我们要想取得版画的发展,就要超出创作的领域,放大视野,从整个艺术的角度与其它的艺术种类产生交流。其次是操作的问题,要主动同展览机构、传媒以及市场合作。美术馆应设定一种较好的语境去传达艺术家的艺术主张,且要避免策展人的理念强加于艺术家的本来意图之上。版画的创作开展与传媒的合作是我们打出去的一个重要途径,要作为一个整体性的、有明确目的性且有公共话题的学术问题来吸引媒体的关注。现在有很多人在油画市场上做版画,我认为这只是艺术复制的衍生品,和版画家原创性的艺术作品是两码事,这个概念一定要澄清,但也不能否认其中的价值。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在艺术史上都是有份量的,但到市场上就不同等了,对于此,我们应该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去改变市场、藏家甚至老百姓对版画作品的这些看法。 

邵学海:宣传有纪律,理论研究无禁区。张研究员的发言涉及的面比较宽,也提出了很多问题,在我看来她最重要的还是关于版画创作和艺术创作的文化问题,有两面,一是从中国版画的视野看地域文化特点在版画创作中的诉求,二是指出版画在历史背景上的历史责任,阐述了文化的重要性。   

候云汉(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现在谈论版画的问题大部分是从两个方面,一是以文化的视野来看待版画,持这种态度的成员都来自版画圈和舆论界,这也说明版画界自身的状态已经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和担忧;另一方面是从版画自身的角度出发。我作为版画中人也许从版画自身的角度来谈更为真切,在此我仅以当代湖北版画创作所形成的学院版画和工业版画的特点作为切入点,希望能够把其它的几个问题联系起来。

首先,湖北版画形成学院和工业这两条发展线索是历史生成的结果,这个现象较全国其它区域是比较明显的,虽然有些省份也有这样的特点,但在不同时期会出现相互覆盖的情况,在我们省却一直是明显的两条主线,这实际上也决定了湖北版画的发展策略。我认为这个局面没有必要改变,学院版画和工业版画应各自完成使命,没有必要相互覆盖。

第二,版画创作应该有效组织。工业版画的形成和发展以及产生的影响就是在有效的组织下形成的,学院版画以后的发展也可以依此形成群体力量。

第三,学院版画的基地是学校,它除了是教育机构之外,还应该是具备反省能力的学术机构,应该就版画自身的边界、语言以及体系做出学术努力。从湖北版画七十年的历史来看,前期有很明显的线索,到了后期却使人误以为出现了断裂现象。学校既然开展版画教育,对于版画自身问题的梳理和判断、在教育当中如何选择和强化,这都是版画教育中应该思考、解决的问题。

         阳(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这次活动是我省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版画回顾与展望的学术展览,下面谈一下我的感受。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认为:任何的审美都有家族相似性。湖北版画虽然时间跨越七十年,但是对于文脉的传承还是有相似性的,湖北版画是楚文化滋养生成的现代艺术。同时,个性化也是湖北版画的特色,即每个艺术家有自己的审美判断和艺术表现。

     中国版画艺委会主任张远帆先生的发言给我很多感触,他从美协的战略高度提及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应如何加大文化的强势。中国当代文化的强大有一段曲折的道路要走,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迎头赶上。我也感受到自身的文化使命感,年轻版画家应该以本土文化为根基,保持清醒的判断,向前辈版画家学习他们作品中的纯粹和冲击力。

          炼(湖北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看这次展览,我深感作为一个学校版画教育者所肩负的责任。我们也听到了一些意见,比如年轻版画家的创作疏远了当下生活的问题。对此我认为,年轻艺术家更倾向于对艺术本体的思考和关注,但在单纯的关注本体中其实也同样存在现实生活的素材。

艺术的目的在于交流,学院版画也只有具备自身文化特点才具备对外交流的意义,前几年我院和鲁迅美术学院做过一个交流,两所学校的版画作品放在一起有明显的南北差异,而正是有了差异性才有了交流的必要。在信息化越来越发展的当下,对于湖北地域文化特点的挖掘是需要我们深思的。

谈到版画的教育,我认为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传递给学生的应该是版画意识、版画思维,而不要拘泥于版画的传统形式,比如徐冰的作品即是用版画的思维进行创作来切入当代,即便是形式改变了,版画思维仍然存在。我们应该允许版画形式的拓展,如此版画家和版画教育者的存在才更有价值,这种扩展也是需要思考的。起初鲁迅先生把版画作为一种战斗的工具引入时,也认为版画可以是表达美和表达对生活热爱的艺术形式,如今我们更需要把版画的战斗性和生活相融合,版画的发展今后肯定是越来越好。

  宇(武汉美术馆策展人):作为同仁,我能感受到省美术馆为此次展览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在此我代表武汉美术馆对这次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同时也要学习。本次展览展出的诸多前辈的佳作也使我对艺术与时代的关系有了一些思考。

湖北版画和当代社会的联系并不是很紧密,一些当代题材的作品和老百姓的生活缺少联系,打动人的力量还不够。对湖北版画的发展和展望以及版画自身的语言问题,大家争论了很多,我认为要做好这项工作不只靠艺术家,还要社会各界为此提供环境。艺术的发展不是孤立的,它离不开整个社会的关注,画廊、美术馆、媒体要一起努力。我认为目前湖北版画领域还有几点不足,首先,对于湖北版画发展脉络的系统研究比较薄弱,但这次省艺术馆开了一个好头;其次,缺乏学术水准高、影响力大的版画展览;再次,媒体的关注度不够,社会公众对版画的认识比较浅,画廊对湖北版画的推动也还有所欠缺。

区域性问题是历史自然形成的,无须过分强调,更多的是应该做更好的展览、更深远的研究,让人们更多的关注、参与到湖北版画活动中,也可以通过引进更多外地高水准的展览与湖北版画结合,这样才能共同把湖北版画事业推向更高的水平。

今天的展览省美术馆起了一个好头,回顾并没有结束,很多细化的问题应该做更深远的研究,作为美术馆,我们要借用学院的学术力量和学术资源共同研究,把展望的空间做得更大、更好一些,我相信湖北的版画事业会有一个更广阔的前景。 

邵学海:刘宇先生谈到湖北版画七十年的发展,关于这个问题前面几位艺术家也都谈了,大家都有共同的希望,只是他提出了对区域性稍有不同的看法,这种不同的声音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警示。下面请郑绪粱先生发言,郑先生曾是美院版画系教师,他对教育这一块有深刻的感受与体验。

郑绪粱(参展艺术家):在此首先要感谢傅馆长,湖北的版画能做这样一次展览是非常不容易的。因对版画已多年未有亲身涉及,我今天只想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谈谈感受。看了这个展览最直接的感觉就是:回顾部分内容比较充实,而展望部分就显匮乏,作品中的文化底蕴份量不够。要达到版画范围内的百花齐放,只有先明晰版画的基本概念,这样艺术创作的个性问题、地域性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因此我同意不过分强调地域性的观点。对于版画,很多人有和我一样的感受:想要坚持下去太不容易。因为太多的因素,使其不能如其它画种一样平等发展,版画家在如此境遇中所遇到的现实问题不可回避。

通过这次展出的作品,我感到版画作品的层次和其它画种相比还存在很大的差距,湖北版画组织和学院应担负起这个责任,以求从根本上推进湖北版画的发展。  

       王晓愚(湖北省美协版画艺委会委员):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在从事版画创作,今天走进这个展厅,看到很多老一辈版画家的作品,其中有些作品是我们目睹了创作的过程,有些是我们在历届展览中看过,但在今天看来却有新的感受。

       我对年轻版画家创作的新样式是持包容和肯定态度的,尽管有些是略显粗糙的不成熟,但也属正常。学生在校学习版画,在体会样式、风格和形式带来的快感时,也希望老师尽量贯穿艺术的高度,让他们毕业时能够有一、两张相对完整的艺术作品,这样他们走向社会后可以更加坚定从事版画的想法。

      沈良鸿(宜昌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参展艺术家):看这次版画展,我是悲喜交加。很多老一辈的版画家去逝了,也由于兴趣的转移、经济的诱惑、企业体制的改革、社会状况的改变等诸多原因,许多健在的老版画家也把刻刀放下了。版画的发展寄希望于年轻的版画家们,特别是院校学生和年轻教师,希望作为主力军的大专院校教师能承担起湖北版画发展的使命,形成有影响力的群体,减少版画队伍的流失现象。

      禹季凯(中国一冶版画研究院研究员、参展艺术家):看了今天的展览,尤其是回顾部分感觉很亲切,勾起了当年亲身参加工业建设和经历的生活情景的回忆。从院校学生和老师的作品中也看到了他们在技法上的尝试和突破。

         赛(湖北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师):我今天以一种比较特殊的身份在此发言:我的父亲(査世铭)属于回顾这一块,而我属于展望这一块。大家提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年轻版画家的创作上,我想这和时代环境有关,上一代艺术家在艺术、政治上都有一种信仰,而在当下,多样化的同时也丧失了某些东西,所以导致现在的有些作品被认为力量感不足。版画领域发展态势不强与社会的关注度和大众审美取向有关,在日本、美国就不存在版画显弱的问题,因为观众的审美素质高,对艺术有更深层次的看法,了解版画与其它画种的平等地位和价值所在。

作为一名美院的版画老师,我会把版画的语言认认真真的传播下去,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相信版画会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张广慧(湖北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湖北美术馆这次“回顾与展望”的展览对湖北版画的梳理和推动起了很大作用,一些来访的收藏机构也提出要在其他美术馆巡展、联展的建议。近日,周韶华老师把他珍藏的27幅湖北版画作品无偿的捐献给了湖北省艺术馆,在7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周老也讲了捐赠的历程。我认为画作最好的归宿应该在博物馆、美术馆机构,对艺术家而言,将画作陈列于画廊还是美术馆,其意义是有分别的。因此我们湖北版画艺委会在这次活动中也有一个倡议,希望参展作者在展览后把更多好的作品捐给艺术馆收藏,谢谢大家!

傅中望(湖北美术馆馆长):首先我要感谢湖北版画界的各位老师,还要感谢为湖北版画事业的发展远道而来的张远帆老师以及张新英研究员。今天的研讨会非常成功,我们会将各位的发言编入湖北版画研究的文献中。

美术馆的核心是收藏和研究,湖北过去没有美术馆,这就意味着没有重要的收藏,很多优秀的作品都流向了外地甚至海外,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现阶段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对湖北的文化资源、艺术背景以及各个画种的重要历史事件、艺术家、艺术作品进行盘点,预期用两到三年时间跟进,对湖北所有的画种进行总体梳理。通过已举办的水彩、雕塑、版画这三个展览及同步研讨会的召开,我们发现,在不同画种中存在着相同相近的问题,包括对传统与现代的思考、年轻人的创作取向以及艺术家所处的生存状态等等,这些发现对于研究湖北美术的发展都是有着重要意义的。今天这么多老中青艺术家聚集一堂,你们对版画的艺术语言和传承发展的探讨,是对湖北省艺术馆进一步完成这项工程的有益支持,这也将成为此项工作获得的重要成果之一。作为一所区域美术馆和公共艺术机构,我们必须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不仅是在圈内探讨艺术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也应具备区域美术提高全民文化艺术素质的教育和推广功能。

        感谢各位的发言,感谢张广慧老师的倡导。市场、个人收藏的价值与公共收藏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当艺术作品进入市场、变成钞票时,它们可能就永远和作者没有关系了;但是若能成为博物馆或美术馆机构的藏品,成为国家公共文化财富的一部分,就会成为永世流传、子孙后代都能观赏的作品了。湖北的美术馆事业以及湖北艺术作品的收藏研究工作才刚刚开始,希望能得到更多艺术家以及各方面的支持。再次感谢大家。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