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武石诞辰100周年:战地黄花——武石书画作品展”研讨会

时间:2012-03-17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3155次
 

纪念武石诞辰100周年:战地黄花——武石书画作品展研讨会现场

 

 

学术研讨会

整理:仇海波

 

    间:2012316

    点:湖北美术馆艺术交流中心

学术主持:银小宾(湖北美术学院学报执行主编、博士、教授)

 

与会嘉宾(以发言先后为序):

杜海波     湖北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

廖静文     原全国政协常委、徐悲鸿夫人 

          中央文史馆馆员、老舍之子

董良翚     全国政协委员、董必武之女

徐庆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徐悲鸿之子 

          原北京画院副院长

夏牧原     省党史办研究员

陈立言     原湖北省美术院院长 

刘伟冬     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周益民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主任、教授

邵声朗     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肖成章     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武石教授亲属代表

         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

 

银小宾:我们今天召开这个研讨会,主要是想把这次的展览做得更加丰满和完备,从而全面地展示和研究武石先生一生的艺术贡献。此次研讨会我们不按照一般研讨会设置主题就某个学术点来进行深入的讨论,因为今天前来参加研讨会的有武石先生的老朋友,老战友,有艺术界的中坚力量——专家、教授,有跨学科的文艺家、革命家、文史家,也有年轻的学者,大家的身份、文化背景和所处的年代不一样,如果设置一个主题来对武石先生的艺术做一个专题讨论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还是采用一种回忆录的方式,对曾经作为一个革命家、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的武石先生进行缅怀追忆,对他的现实主义艺术创作和浪漫主义情怀,甚至可以对他的一些点点点滴滴的创作细节,以及生活和创作之间的关系进行缅怀和追忆。

    杜海波:大家知道,武石同志生于1912年,15岁加入共青团,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参加新四军。他既是一位革命战士,也是一位充满革命激情的画家。他创作了大量版画、速写、连环画、漫画和中国画,创作了大量反映新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有强烈时代气息的作品。武石同志先后担任省文联美术部长、省美术工作室主任、省群众艺术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武汉分会副主席、省美协副主席等职务,为湖北的美术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87年离休以后他又回访战役足迹,创作了一大批战争题材的国画作品。他以版画的形式创作了大量的作品,题材涉及到武钢、长江大桥等,气势宏大,令人振奋。

如果要对武石同志一生做个概述,我觉得有幅挽联写得非常好:“铁笔作剑救亡解放生死何惧酬国壮志,丹青化犁建设改革宠辱不惊报党赤心。”为了发扬武石先生等老一辈艺术家的革命传统,去年湖北美术学院出资出版了他的书画作品集,省委宣传部和军事博物馆等联合举办了武石艺术展览。在他的百年诞辰之际,开展研讨会和书画展这项活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武石同志诞辰100周年书画展和研讨会,这既是表达我们对武石同志的纪念和怀念,同时也号召广大文艺工作者,通过学习、观摩、研讨活动,知党史,报党恩,跟党走。希望通过开展各种文艺形式的展览、展演、展播、创作研讨等活动,加深人们对革命和建设历史的认识,从中受到启发和教育。武石同志的革命经历和创作历程,能让我们深入的了解和学习他扎根生活,贴近时代的优秀品质,学习武石同志在艺术上的不懈追求,更好的激励我们继承老一辈革命者的光荣传统,进一步提高为人民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的积极性,为推动湖北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     

廖静文:我非常敬佩武石同志,他从十五岁就参加革命工作,一直到80多岁去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中国的革命事业,一生为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事业做了不懈的努力。他早期的作品记录了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所作的艰苦奋斗和努力,记录了中国美术家的不懈努力和成就,表现了中国美术家积极参与共产党的文艺领导工作的热情。他中期和晚期的水墨画也有很多反映了人民的生活,即使是山水画,也表现了他对祖国河山的热爱,融入了他对祖国深厚的感情。我们从武石同志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不怕困难,乐观的、奋斗的精神。

武石同志去世以后,他的家属把他的作品捐献给了中央军事博物馆,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也值得我们赞扬。我在这里对他的家属表示感谢和尊敬!人的一生是很容易度过的,武石同志去世已经10多年了,现在我们纪念他的100周年诞辰,我想我们除了研究他的艺术成就和肯定他对革命事业的不懈努力和贡献以外,我们还要学习他甘于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国家和人民的精神。在徐悲鸿去世以后,我们把他1200多幅作品和他收藏的唐宋元明清1200多幅古画全部捐献给国家,我们没有据为私有,所以成立了徐悲鸿纪念馆。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大好,所以徐悲鸿纪念馆准备今年拆除重建,现在是两层,新馆要建成四层楼,另外还要由政府拨给我们1000多平方米,盖新的房子,增加面积,投资将近一亿。我感谢政府能够纪念悲鸿,我也想在我不多的余年中,更多地为人民做一些工作,以纪念我们的革命前辈,像武石先生这样的甘于将一生奉献给人民的人。我们要学习前辈的革命精神,像武石同志那样大公无私地把一生献给革命事业。我在这里向武石同志表示我深深的敬意和怀念,也向武石同志的家属表示深深的慰问和敬意! 

舒乙:我今天想讲一讲武石同志画展的历史意义、美学意义和时代意义。在上一次军博举行的画展上,我写了一个很短的前言,讲了武石艺术的三个特点,后来我仔细研究了那次画展的画作以后,我又写了一个感言,我今天把这两个融合在一起阐述一下我的意思。

我觉得给武石同志一个定位很重要,定位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定他的突破性,另外一个意思是定他的历史地位、美学地位和时代地位。文艺作品包括美术作品,有的作品是有突破性的,这个也很重要。界定一个人的作用和作品的价值,有一个是从突破的角度上来定的。比如说现代文学上,郭老的《女神》是有突破价值的,茅盾的《子夜》是有突破价值的,以前的文艺作品没有这方面的体裁,没有这方面的文体和内容,像这样的作品它就代表了突破性。另外一些作品是带有里程碑性质的典型意义,具有标识的作用。在现代文学中,比如说鲁迅的《阿Q正传》,比如说巴金的《家》,比如说曹禺的《雷雨》,比如说老舍的《骆驼祥子》和《四世同堂》,这都有它的标识作用、里程碑作用。美术方面,比如中国古代的画《韩熙载夜宴图》、《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这三个具有中国古典绘画的标识作用、高峰作用、经典作用。

我对武石的画有这样的定位:“这是美术的革命史,这是美术的革命转战史,这是美术的革命战斗史,这是美术的革命回忆录,这是革命遗迹的美术地图,这是美术的重访革命故地游记”。武石是中国革命美术的第一人,我们今天这个画展就是中国革命美术个展的首例。我觉得他是艺术家当中正规的描写中国革命题材的第一人。虽然今天这个画展在武汉开,但是它有着全国的意义,因为它是中国革命美术个展的第一个。我们党六中全会决定要倡导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把我们国家建设成文化强国。这个决议距离现在只有几个月,今天的画展就是第一个成果,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画展和研讨会会走出这个房间,在全国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仔细地看了此次展览的每一幅作品,包括其中的文字我都仔细地研究了,所以我觉得下这样的定义是完全有根据的。

对武石同志称呼的时候不要称呼其为“先生”,而要称呼“同志”。第一,他15岁参加共青团,1938年参加了共产党,1942年参加了新四军。他是一个有着共产主义信念的忠诚战士。第二,不管有多么大的坎坷,他都没有动摇,这个坎坷主要是他在中原突围的时候,尽管被俘了,挨打了,受了很多罪,逃跑,要饭,又回到上海,又参加革命队伍,吃了很多苦头,但他都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不管环境多么优越和富有,他一直把共产主义信念坚持了下去,并且一坚持就是一辈子。

他以美术题材来表现革命的内容,我觉得它们有很高的人文价值。他所描写的对象都是他真实的生活,充满了感情。所以我觉得武石同志的创作道路是美术的正途,充分体现了他是革命阵容当中一份子的那种情怀,具有很高的美术、美学价值。美术创作的正途就是以生活为基础,表现人的人文情怀,提高大家的精神文明程度。这就是美术的正途,也是100万美术工作者应该奋斗的目标。这个活榜样就是武石同志。

我为什么说它是美术的革命史、转战史、革命战斗史、革命回忆录、革命遗迹的地图以及美术重返革命故地的游记呢?我觉得,他的艺术作品恰好反映了中国革命的特点。中国的革命的特点就是打游击战、运动战,不是打阵地战,不是去攻坚,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打游击,是在山旮旯里转。武石同志的作品恰好描写的就是这些。他画的都是很高很高的山,一点点的小人在山上爬,这就是中国革命,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我曾经看过一个展览,说我们的长征持续了接近360天,做了一个非常科学的统计,走路的时间占了360天的90%,真正打仗的时间大概不到10%,都在走,在哪儿走呢?雪山、草地、大高山,就是一天到晚都在走,没有打仗,或者打仗打得很少,这是中国革命的特点。今天这个画展是首例,用美术表现中国革命特点的一个画展,这个画展在所有画展当中是首例。

武石的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文学性很高。中国画讲究诗书画印的结合。武石的作品就很注重这一点,他很爱写文字,做诗,写文章,这是中国画的特点,他发挥得很好,这一点确实像他所崇拜的齐白石一样,诗、书、画、印齐全,有很强的文学性。   

董良翚:我不是学艺术的,我是学文学史的,所以对这次展览,我仅仅作为一个参观者,作为一个读者来谈一点想法。

第一,看了这个展览,你在画前可以站得住。为什么呢?因为它是历史,每一幅画都可以让你去了解那一段历史,或者你可以去回忆那一段历史,这就是艺术,这就是艺术给人们带来的感染力。我自己看展览的时候,常常站在那里思想就跳走了。这就是艺术品!艺术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它会像一个小小的石头扔进了你的脑海里产生了涟漪,会有很多联想出现,我觉得这就是艺术的感染力,这样的作品才是最成功的。我觉得武石的作品体现了这一点。所以看完这个展览,我就觉得武石同志的作品是中国美术史上很重要的一页,是可以立在中国美术史上的。他是用他的艺术作品来反映革命生活,而且很真切得进行了反映,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我看完以后觉得这是此次展览很突出的特点,这一点我和舒先生有共同的感觉,他的画具有历史厚重感、真实感,给人们,给社会,给经历了那个生活的人们都会带来一些回忆。

第二,通过这个画展,我也有一些想法,一个人要有理想。武石同志通过他的美术作品反映了他的一生,反映了他追求理想的一生。他曾经在革命的道路上经受了很多磨难,但他都没有放弃,在遭遇困顿的时候仍然努力地向前。在当前理想、信念已经渐渐地淡化的时候,这个展览应该说向人们昭示了一个真理:如果一个人没有理想,没有信念,他就不可能在这么长的历史时期里去追求,去奋斗。   

徐庆平:对于刚才舒乙先生精采的一段讲话,我完全同意。我们国家能够从一个那么贫穷、落后、愚昧,从一个被人欺侮的国家,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真是不简单!我们应该很好地去回忆和分析都有哪些作者和美术团体为这种发展做出了贡献,这些作者和画派应该被历史所铭记!这些艺术家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们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在战争的生死搏斗之中,他们还在用自己的笔来为艺术发出呐喊。在那个战争年代里,在每天生命是否存在都成问题的时候,艺术家们还能够拿出自己这么多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创作艺术作品,的确非常了不起,而这样的作品太少太少了,每一件都应该是中国艺术的瑰宝!在这些艺术家中,武石先生无疑是最优秀的代表之一。那个时期,木刻特别能够表现时代和革命的内容。他们的很多作品,特别是今天画册上的这些木刻作品,我看了以后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惊心动魄”!它们不是标语口号式的东西,而是那个时代发自心底的一种声音,是人民的革命斗争,是人民的生活,而艺术家通过艺术这种形式来反映心声。

武石先生了不起的地方在于,每一个中国革命发展的重要时刻和事件都能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来。我看他画的粥棚,人民吃不上饭,饥民没有饭吃,“快发粥哇”,你看了以后脑子里马上就会出现西方最了不得的一个现实主义的木刻家、油画家、雕塑家杜米埃,他画的“三等车箱”,“拿坡仑国王的肚子”,给人以震撼力。在土改的时候武石先生画《田地归家》的画,也有令人惊心动魄的感觉。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画《最后一根钢梁》,画长江大桥最后合拢、竣工的场面。他敢于那么去画就极其了不起,我们看看他的《最后一根钢梁》,画面里对于形的考究极其丰富和有感染力,真的比莫奈的《圣拉扎尔车站》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艺术作品画的都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事件,都是人民革命斗争最集中的体现,但是里面没有任何标语口号式的,完全是内心激情的展示,这是现在的艺术家最为汗颜和自愧不如的!

武石先生是中国艺术发展过程中非常优秀的代表。借这个机会我向武石先生和以武石先生为代表的这一代革命艺术家们的伟大精神和杰出成就表示敬意。 

    吴休:武石同志作品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的革命思想和情感的丰富内涵。几十年革命战斗生涯的风风雨雨,凝聚于笔端,倾注于纤素,或纪实铭志,或缘物寄情,或直抒胸臆,都充溢着革命的激情,叩击着人们的心弦,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和美的享受。

武石同志把革命战争历史题材和诗、书、画合璧的优良传统,融入于中国画创作,由于他的艺术根植于厚实的生活沃土,引发自激越的革命情感,又具备了相应的学养和技巧,因此形成了具有深远意境和丰富内涵的独特风格。当代中国画艺术大师叶浅予先生在给武石同志的一封信中,评价他的作品说:“读了你的画卷,十分钦佩。以中国画的笔墨,写革命事迹,内容形式两者协调,并富美感,且有新意。我认为这是中国画创新的成果。这成果来自你的革命生活,革命思想,革命感情,当然,也来自你对中国画传统笔墨的功力,是对中国画的创新做出了贡献。我认为你也是中国画审美传统的发展者。特表敬意!”我完全赞同叶浅予先生的这段十分概括,十分准确和公允的评语,同时也向武石同志深表敬意。

我希望美术界能够继承弘扬武石同志的精神,多创作革命健康的作品,革命的作品不是喊口号,不是概念化、公式化,一般化的东西,而是有特色的东西,希望我们湖北的美术家多创作这样的好作品,这是对武石同志最好的纪念。第二,期望在省委的领导下,能够开展好美术批评,重视美术批评,弘扬正气,谢谢大家! 

夏牧原:武石同志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给时代巨大影响的杰出艺术家。他是抗日战争敌后战场的战士、文艺战士、艺术战士,武石同志在战火中进行艺术创作,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同志、老战士!武石同志的作品就像李先念市长说的那样,它是政治大炮,是非常有战斗力的。武石同志一生勤勤恳恳从事艺术活动,无论是战争时期还是在和平时期都非常用心地忠实于艺术事业。

武石同志曾经带着一个木刻刀穿过洞庭湖,到中共敌后参加战斗。他非常勤奋,当时我们有一个《七七报》,在报纸上每期都有他的作品,都有他的木刻,他的作品战斗力非常强。我们的市长李先念非常尊重、热爱这个画家,说他的作品堪称政治楷模。他的艺术创作和艺术追求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的。

武石同志虽然已经离开我们,但是他的作品,他的战斗作风留给了后代,留给了今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我们今天纪念武石同志,就是要学习他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学习他忠于历史的精神,刻苦求真、求美的精神。   

陈立言:武石同志是我们父辈的画家,他的年龄跟我父亲是一样的,武石同志的一生和国家、革命、党的事业、艺术事业联系在一起。武石同志去世以后还没有很好地、认真地搞过一个纪念会或者是追思会,所以今天这个会议非常重要。武石同志受到过很多不公正的待遇,但他很少谈个人遭遇。武石同志画这批画的时候,并不是很容易的,因为武石同志并不擅长于画人,而这里面有很多是人物的活动。他画这些画是很吃力的,要经常在山沟里跑,这个工作不是很容易的。

武石对年轻同志非常关心,对湖北省的美术也非常关心。我刚刚任美术院副院长的时候,他问我:“你当院长想做点什么?”,他说:“你要让武汉这些人看看大师的原作品”。于是,他就介绍了我认识了廖静文老师,把徐悲鸿的画作请到武汉来展出。《徐悲鸿的艺术大展》就是武老牵的线,这个事情当时在武汉影响非常大,一直到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这件事。记得当时很多人排着队签名,廖老就足足签了四个小时。

武石同志是我们的表率,他在湖北工作的时候为湖北的艺术家,为湖北的美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们要重新认识武石同志的艺术道路和艺术作品,以及武石同志的艺术人生,向武石学习,学习,再学习!

银小宾:实际上武石同志的艺术道路和艺术人生大体上有三个阶段,一个是早年的新民主主义时期,或者叫新中国成立以前的时期,这个时期他主要从事木刻版画。新中国建设时期,作品《第一根钢梁》代表了他的转型期,这个题材是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他晚年从事的艺术创作带有一种追忆性和回顾性。我认为大体上可以分这么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他的艺术创作道路以及作品呈现方式和思考问题都不一样。   

刘伟冬:首先,代表南京艺术学院参加武石先生的展览和研讨会我感到很荣幸。今年正好是我们学校百年校庆,学校从1912年在上海建校到今天正好100年。在我们学校80年校庆的时候,武石先生当时到我们学校去过,这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我觉得他把自己的史诗和革命的史诗融合在了一起,而且题材都是现实的题材,但他根据自己对那一段艰苦的斗争历史进行了浪漫化的表现,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作品量那么大,我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他把个人的史诗和革命的史诗融为一体,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应该值得我们好好的弘扬和提倡。   

周益民:今天这个研讨会我想说的有很多,但是主持人有时间限制的要求,我尽量遵循。下面谈谈我的感想。

第一,今天这个研讨会给了我们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的美术理论研究提出了非常重大的课题,也开阔了我们的眼界。舒乙先生刚才说到了,武石同志的这个展览是六中全会以来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第一个成果,我们会将它作为一个重大的科研项目踏踏实实地进行深入研究,我们将和研究生部共同努力,和南京艺术学院共同努力,把对武石同志的学术研究作为一个重要的工作深入下去。

第二,对武老表示敬仰。我今天听到了舒乙先生对“同志”概念的阐述,我有了一个深刻的理解。武石同志在他的革命生涯和艺术活动当中,他把自己对艺术的真的追求和革命理想的追求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他是一个人格非常高尚的艺术家。我记得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导师曾经提到过他,说他对于任何一个想得到他一张画的职工,他都非常爽快的答应,他甚至把画画好后亲自送到裱画间,给裱画的师傅裱好,然后打电话直接去拿就可以了。这样的一位革命家、大艺术家,他所体现出来的这种朴实、高尚的品格和精神我们要好好学习,把它发扬光大,谢谢大家!

    邵声朗:武石同志跟我的关系首先是师生关系,然后是朋友。我们在一起呆的年数很长,将近半个多世纪。武石同志对艺术孜孜不倦追求的精神,对我们来说始终是值得学习的。他是画革命画的,而且很有激情,我们画革命画绝对没有他那样的激情。

在今天这个会上,舒乙同志的发言深化了我对武石同志的认识。我们过去虽然肯定或者承认武石同志的艺术成就,但是站得高度都还不够。我非常同意舒乙同志谈到武石同志的画走的是革命道路。当然,走革命道路的画家在全国不止武石同志一个,但毫无疑问武石同志是他们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员。

肖成章:前面很多先生都说了武老师是革命艺术家第一人,我觉得他的革命,他的思想,他的艺术跟湖北美术学院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我们在当学生的时候,武老师虽然不在美术学院,但是他经常到学校来,对我们进行艺术上的指导。一直到他70、80多岁的时候,他还跟我们在一起。

它的作品不大,但是表现的容量非常大,很有气魄,很有气势。他的生活很艰苦,曾经受到过不正当的待遇。自从文革以后,他经历了很多艰难的生活,但是他都没有什么怨言,而是不断的努力,使他的艺术和革命生涯不断的延续。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