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脉心象——魏扬山水画展”研讨会

时间:2012-04-17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1948次

学术研讨会纪要

整理:徐玉华   统稿:卢嘉一

 

时   间:2012年4月16日

地   点:湖北省美术院樱花讲堂

学术主持:董继宁、雷志雄


与会嘉宾:(以发言先后为序)

贺飞白    著名画家

董继宁    湖北省美术院院长

聂干因    著名画家

刘文諶    著名画家

冀少峰    湖北美术馆副馆长

魏光庆    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院长

傅中望    湖北美术馆馆长

沈   伟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秦   岭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肖   丰     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周石峰    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

谢晓红    湖北省美术院创作研究部主任

李   谨     青年画家

赵   冰     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

白统绪    著名画家

潘光午    著名画家

彭太武    著名画家

陈人珏    著名画家

魏   扬     著名画家

陈   周     湖北省美术院党委书记

陶宏家     湖北省文史馆馆长

 

      董继宁:上午魏老师的“文脉心象——魏扬山水画展”在湖北美术馆隆重举行。魏老师这次展览的跨度很大,接近三十年,题裁也非常丰富,从他熟悉的山、水到其他国家,都留下了一种记录、一种速写、一种写心、一种写意。魏老师在他八十五岁的高龄还能够举办这样一个丰富的、内涵博大的一个展览,对我们来说受益匪浅。

       魏老师“是在用他的心,用他的情,用他对中国绘画的理解和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在歌颂一种生命”,他在用生命感谢参加画展的人。今天大家来参加这样一个座谈会,我想会有很多的语言和艺术见解要说,可能还有很多艺术上的问题请教。
      贺飞白:魏扬老师从事美术教育多年,年轻时期的创作实践,主要是油画和版画。他教授油画技法,还跟学生讲授中国画理论。魏扬老师在担任湖北美术院副院长期间,在他的美术指导下产生不少优秀的作品,对我省美术创作的繁荣做出重要的贡献。

      魏扬老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转向山水画创作,年轻时代对中国传统的美学有深刻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为他山水画创作的审美取向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艺术家要使自己的艺术作品的品格提升到一定的高度,起决定作用的是自身的学识修养以及不断积累的实践经验。在理论上,他将心象作为山水画创作的过程并以“继承楚文化神韵,追求当代人情思”定位自己,以归纳、意味追求、画尽笔墨、随意赋彩、内容构成、承继文墨等六法来对应补充谢赫的传统六法。杨恂说“书,心画也”,魏老师的“心象山水”四个字与杨恂的四个字高度概括的做了应和。

      1998年,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型精装画册及魏扬山水画集,所收104件作品。画集内容副标题为《灵心漫游》,所收作品是魏扬老师山水画理论研究成果和山水画创作成就的集中体现。魏扬老师继承传统山水画抒情性,尽得中国艺术含蓄隐逸的特质。他的笔墨兼老道存庸和大度之风,是一种高尚的人品、风格、风骨的自我实现。中国山水画传统积淀尤为深厚,魏老师智慧才情就在于他对所谓“文脉”二字的极为透彻的理解并付诸于创作实践。

     所谓魏氏山水画只不过是以山水为载体对当下感受的种种心境心绪或状态的呈现。这种意味深长的图像形式,已经远离古今那种可居可游的山水画的经典程式。这是魏氏心象山水所成就的一种全新的中国山水画范式,是一种更自由、更高层面的审美取向,其独特性具有无可替代的现代美学价值。

      雷志雄:“妙在能合,神在能离”,对于魏老师的山水而言,合就是他的文脉,离就是他的心象。

      聂干因:魏老师的版画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齐白石的形象,油画是《红旗招展》。改革开放以后魏老师开始从事中国画的探索、创作,顺应了时代、碰到了好的政策,可以说这个时代造就了他。魏老师的中国画的创作正出现在自由的探索时代,充分展示了他的才华。

       第一个阶段带点版画味,从版画转到国画,把版画的一些优势好的东西吸收过来。第二个阶段是它的肌理,把那些抽象的肌理性做效果的东西引进中国画里来。第三个阶段,就是这个展览的,他又回归了传统,中国画的笔、墨,那种形式、理念和西方抽象的那种构成,以及对生活的感受都融合进来了。

      他在第三阶段,把前面两个阶段的优点好的东西又都保留下来,再进一步把传统的东西保留下来。把西方的那些好的东西拿过来,和西方的那些东西融和,形成自己的风格、长处。

       魏老师今天这个展览的画,我们都很佩服。他的这些山水确实好,一种是抽象,再一种是具象,不是写生也不是对象性,而是一种心象的东西,这和传统是一致的,意象和心象差不多。他把那个符号概念化,还有山水那种味道那种精神在里面。

       刘文谌:魏老师在评论作品的时候都是站得很高,都是一种宏观性的、理论性的。所以他在我们院里的创作,是整体的,宏观的。

       这次展览还是有理论的高度,对具体作品进行论证的分析。特别是我最近读到魏老师的《画语百折》很受教育,研读他的画、文章,根据我平常与他的交流与接触,我觉得魏老师是一个具有丰富绘画实践和很深的理论修养的学者及山水画家。

       魏老师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没有停过笔 ,一直在坚持创作。在创作当中,他始终给我们提醒两条;第一条要坚持生活,第二条一定要多看书熟悉理论。现在魏老师已经八十多的高龄,还坚持不断地在创作,值得我们学习。

       冀少峰:首先,面对魏扬的心象山水,我不得不产生这样的疑问,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对山水图景世界如此迷恋呢?画论有曰: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山的伟岸、胸怀、博大与精深,常常使人心向往之,人们希冀和大山相交融。显然,魏扬是精通此理的,他注重观察感受自然的生活,但又能包含激情地“搜尽奇峰打草稿”。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今天的展览是魏扬大量艰苦、认真和深入的艺术实践的结果。他在自然山川间敏锐地捕捉到自然山水中多种多样的最符合自己在艺术上追求的,能将表现自我美好理想的态度,力求做到“尽自然所有,尽我所能”进而达到山景与我情景交融,物我为一的浪漫情怀,诚如苦瓜和尚在《画语录·山川章》中所讲,“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以终归之于大涤也。”不难发现,魏扬以自我独特的的艺术感悟力去淡化自然山水非本质性的外在细节,而求得一种超乎自然山川表象世界的心象世界,也就是内在精神的传达,而这种内在精神的传达提炼则又必须通过大量辛苦劳作而成,也更体现出魏扬面对自然的山水世界能够抓住其精髓核心的素质和能力,否则只能得到山川之形,不能得山川之神。黄宾虹有曰:“写生只能得山川之骨,欲得山川之气,还得闭目沉思。非领略其精神不可,余游雁荡过瓯江时,正值深秋,对景写生,虽得图甚多,也只是瓯江之骨耳。”所以宋代郭熙就讲,“盖身即山川而取之,则山水之意度见矣,”而“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占地数百里,可游可居三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林泉者,正谓此佳处故也。”都说明山水世界其实关乎文人士人的一种品格,一种境界,一种精神。

       其次,魏扬山水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发展,他以传统为本,在师传统,师造化的基础上能够兼收并蓄,究天际、人怀,通古今之变而成魏扬之心象山水,或者说魏扬的文脉心象。魏扬通过非读书不能以明理来实现之文化理想的,明代董其昌也曾这样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为营,立成瓯江鄄鄂,随手写生,皆为山水传神矣。”所以人品格调、修养、趣味,都成为魏扬学养的一部分,由此他才能在画画之余写出那么多有感,如“灵心漫游,澄怀味象,心象山水,生命感,人性论,如境品评,六法,笔墨精神,杂感”等,特别耐人寻味的是魏扬针对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及尚扬的《董其昌计划》谈出自己的不一样的感受,由此,通过读万卷书来提高自身的文化学养、艺术品格,也使魏扬的笔墨结构间自然流露出一种正大光明之气象。

       当然,魏扬还在师古人、师传统的同时,注重师造化。师古人传统,可以得古人之神妙,进而兼收并蓄,而师造化,也如明代王履讲“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法在华山”,这就导致魏扬能够一手伸向传统自然,一手细心体察时代之变迁,而能造化之手,变化在手,进而能察自然变化之神奇,创化天地万物之手段,终至进入一种无法而法无为而为而无不为的无心无我之境界,真可谓出神入化,妙趣天成。

       魏扬以一枝画笔开天辟地,能在白纸、青天、山川间运笔挥毫,造化在手,臻入化境,进入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这样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之境。由此,魏扬的文脉心象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如下三个艺术发展阶段:看山是山,也就是眼中之山,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则是看山不是山,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胸中之山,第三个阶段就是看山还是山,即手中之山这样一个阶段,郑板桥有一画跋很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三个阶段,同时亦可以重构魏扬的心象山水。

    “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枝叶,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也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相也,独画云乎哉。”从这个意义上讲,眼中之山是自然山水在魏扬心中的映像,胸中之山则是经过魏扬的思考加工而得到的,因而不是自然原生态的山水,所以我们说看山不是山,那么为什么到第三个阶段又称为看山还是山了呢?这是因为自然山水经魏扬“手中之山”则变为艺术作品,熟悉的自然山水之经验,在魏扬能指的作用下,变为艺术作品,产生了陌生化的视觉体验情趣和效果,最终达到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万物在天地中,天地在魏扬的心象山水中。

      其实魏扬的这些艺术成就是可说可见的,他的美术教育成就才是最伟大的,能培养出像未明这么优秀的二代艺术家,未明和赵冰的结合,对推动区域美术繁荣与发展的意义则又是不言而喻的。

      雷志雄:冀老师的发言说明了魏扬先生的文脉,而他的心象又正是延续着文脉。

      魏光庆:魏老师在这个时候做这么大型的展览,对整个美术界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首先这是一个很干净的展览,现在我们要找个这种展览是不容易的。魏老师对空间的理解也是跨越了,这个空间的概念不仅仅是一个作品空间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做人的空间问题。魏老师是我们的榜样。因为在目前这种“歌舞升平”的时代里能静下来做那种很干净作品是非常难得的,我觉得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在艺术的方向上,一定要把握这种关系。

       傅中望:在省美术院产生了那么多重要的艺术家、画家和重要的作品,我想都离不开像魏老师这样的美术院的领导,他常给予年轻人各个方面的条件,同时也归咎于他做领导也是做人的一种品格。

      魏老师一直潜心于自己的绘画,我看到他所有的作品里面有时间的跨度和空间的跨度。他的视野开阔,不光是去感受,而且最后能够将景象纳入到他的画面当中去、体现出他独特的艺术的表达和方式。作为一个画家,魏老师创作出这么多好的作品,不仅是因为他的智慧,还有他的勤奋和勤劳。

      魏老师这次在湖北美术馆做展览,是一个整体的呈现。他有西方的那种对物象的观察的方式,也有中国传统的这样一种绘画表现方式。我看到他画的西方的建筑,用了中国的散点透视;同时,他画面的色彩既有西方绘画的凝重色彩,又有中国画的灵气。整体来说,魏老师的作品拥有既传统又非常现代的一种语言。

      最后我们回到艺术的本体。艺术是干什么的?我们是怎么去把所感受的东西呈现出来?在魏老师这里,他是在当今这个时代作为一个文人画家、一个文化人为自己的心灵画画。这是魏老师最可贵的一点。

      沈伟:魏老师这一代画家的生活和他的艺术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作品样式或者在艺术上勤奋劳作的态度是我们经常感受到的。

      魏老师的作品,首先是作为一个教育家和作一个画家两方面的合一,这成就了他山水画面貌非常重要的因素。看魏老师的绘画,里面可以说包含了我们现代重新定义的山水画表达的所有的内容,这本身是一个宽泛的内涵。他这种严谨的创作态度决定了每件作品都能够有思考,这个思考的展开最终又展现为他的整个艺术生涯。

       第二,魏老师早先画油画的经历和他水墨创作的经历结合。油画和水墨是分属于两种不同的艺术思维。如果纯粹按照国画的方式,或者纯粹按照油画方式来创作,那么艺术家在面对同一物象的时候,他的心象是不一样的。最终决定艺术家风貌的是怎么去画的问题,也就是语言的问题。魏扬老师的山水,从图式来源到理论性背景,不完全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方式,还有更多他早先的艺术思维方式。他的绘画里面仍然带有版画味道,以及从油画转换过来的、对光影的色彩关注;而他又不断地从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的大的局势里在追寻中国山水画的问题。就是这样一种长期思考、探寻、研究的习惯,使魏老师的创作在融合多种方式的同时,能非常自觉地回到中国山水画的思维上来,呈现出独特的绘画语言。

      秦岭:第一,这个展览感动了我;第二,这个展览教育了我;第三,这个展览给我很大的启发。“文脉心象”的“文”,代表东西方的一个文化机制的糅合和传承;“脉”是一种脉络,是一种发展或者是一种延续,“心象”则是魏老师对脉络的一种独特的理解和认识。

     魏老师的展览是两个面拓展的:泼彩和泼墨的方法。他是想用这样一些抽象的因素,去体现对大自然的感受。到了晚年,魏老师又回归了,他的线条大部分都是中峰用笔,是沉静的心态下的流畅用笔,在流畅中沉下去。不管是长线短线,都是一种老辣、沉稳、凝练,画画的手底下每一个动作其实代表的都是一种心态。

      肖丰:魏老师从西画转到中国画正好是在改革开放,是他的创作的慢慢走向旺盛的时期。那时大家都不看重中国传统文化,而魏老师在认定当时中国文化的一种断裂和滞后之后,希望要接上这种文脉,所以他主动去追求董其昌。这种创作脉络叫做逆向发展,就是逆法归正。我觉得这是魏老师历史责任感的一种表现。

      魏老师的作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用线来表现山水。他的中锋用笔能让人能感觉到流畅却能沉下去,我体会为一种坚实感。这种用笔从构成画面里的语汇、语境以及画面的形象所传达出来一种境界,它所体现的山水画的美学境界就叫舒朗味。魏老师的性格、文化的积累、人生的境遇以及他在创作中主动的追求,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特殊的美学趣味。这跟幽静或者是寂寞所造成出的那种厚重、沉重等略微不同。这种舒朗也映照了他某种人品,是一种很正派的感觉。

      周石峰: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一种创作自由的境界,古往今来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可谓廖若星辰。魏老师的画已经进入了自由创作的阶段。这么高深的境界境界是很难达到的。潘天寿曾经说:“境界乘上,一步一重天”,一辈子追寻都难得碰见,这说明它的难度和深度。在艺术创作上,魏老师一生的路都在向自由的境界迈进。

      谢晓虹:魏老师的身上有种儒雅的淡泊的气质,他的作品有正大的气象。魏老师的有一句话语我读了特别受益,我们平时都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而他却说应该是“内师心源,外师造化”。他对于中国传统有很深的研究和理解,并结合很多自己的艺术实践和思考,站在很当代的角度作了一些新的解读。他觉得中国当代的山水绘画创作一方面需要向传统借鉴,需要有主旋律的绘画作品产生,同时也呼吁有更当代性的作品出现。

      赵冰:“文脉•心象”,在中文里文脉的“文”可以说是核心,文可以衍化成文化,以文化之就是文化;而加一个“脉”,代表时代的脉动。文脉从中文含义理解为文化整体的延续脉动。“文脉•心象”,把文脉写在前面,从原来比较写实的东西转为对心象的关注,在关注之中又能使自己的心象变成时代的呈现。这种境界具体反映到每一个时刻是意动,每一次的意动就会产生心象,一旦众多艺术家的意动汇集在一起就形成这个时代的文脉。


白统绪: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魏老师是华师美术系有功有传的一个典型。他在业务上做版画、画油画,由于他的全面修养,当时不仅是教授学生创作,同时也教艺术史。后来魏老师转国画,也画得挺好。现在有这么好成就,跟他的全面修养和西方的游历有关。他的构图非常的新鲜,画面中的构成和些色彩,都很独特;他的作品表现生活但高于生活。这方面确实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

       潘光午:魏老师早期的作品更多是倾向于探索、创新,融入偏向西画的一些东西,有新意;近期好像又在回归传统,说明魏老师觉得传统的魅力还是很大的。

       关于中国画传统和创新的争论一直不断,很多人在创作时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在这方面魏老师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他的线条非常到位非常有功夫,我们可以看到其深处那种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骨骼锋利派的迷恋”。

魏扬:八五新潮以后,湖北曾经产生了一大批能够推动全国的美术评论的精英,但那个时期湖北美术所产生的影响,并没有真正将其总结到我们省美术实践发展的经验中去。对于当前湖北美术的发展,很多些理论家都在思考一些问题;今天的研讨会主要是对个人创作的探讨,刚才每一位的发言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

      我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困顿的状态:虽然发表一些画论,但受年龄等的限制,接触新的东西太少。所以,现在的青年同志,不管是从事创作实践还是从事理论研究,都要大胆。在这样一个时代,你们逐渐取代我们,美术的发展都寄托在你们身上。有很多新的问题,需要思考、改进、实践。

      十八大之后,中央提出了文化要大发展,大繁荣。这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但是在我们省是怎么响应的,我们的画家是不是在思考这些问题,思考如何借鉴经验,参与到美术大发展、文化大发展中来,使湖北成为真正的美术强省。大家的思想、创作观念要思考这些问题。中国画要发展、要有全新的观念、产生高水平的作品,要将之推广到全世界,成为我们中国的文化的代表。美术的大发展,也是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国文化复兴的重要方面。

      任务已经摆在眼前,我们大家应该都动起来,形成一种力量。我们的学术要走在前面,我希望中、青年艺术家、理论家,站在高的角度大胆地提出问题、积极地去实践、推动湖北美术的发展。

      陶宏家:我说三个方面。第一,魏老的这种不朽的创作激情深深的教育了我。魏老的每一幅画里面都体现出一种精气神,他通过绘画的语言,表述我们民族的千年文脉。他有一种担当的意识、有弘扬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责任感。第二,魏老的学术造诣很深,也正是因为此促成了这一次展览。魏老这个展览是经过省政府批准立项、省财政拨专款举办的一个展览。省里提出了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的战略,作为文史馆,我们力求把每一个展览办得经典,把我们的名家大师推向全国、推向社会。第三,祝愿魏老艺术之树长青、为社会为湖北人民多留下一点宝贵的财富。同时也祝愿在座的各位艺术家多出精品、艺术之树也长青。

      董继宁:魏老师的展览叫“文脉心象”,我认为文脉心象和而不同,在艺术的角度上来说,“和”永远是抽象的,“不同”永远是具象的。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