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名称:城墙之外——2017西安当代艺术展
展览地点:湖北美术馆1、2、3号展厅
展览时间:2017年4月16日至2017年5月14日
开幕时间:2017年4月16日下午4:00
开幕地点:湖北美术馆一楼公共大厅
研讨会时间:2017年4月17日上午10:00
研讨会地点:湖北美术馆四楼艺术交流中心

  

 

什么是当代艺术?很难既简明又贴切地回答,因为它还在展开和演变。当代艺术有别于古典艺术和学院派艺术。学院派艺术强调经典的技法,当代艺术不刻意强调技法;古典艺术注重代代相传的程式和长久不变的意境,当代艺术没有固定的程式和预设的共识。当代艺术的典型表现,在于采用新的媒介,创造新的艺术形态,表达新的艺术感受和新的观念。

有人问:我是当代人,我的艺术为什么不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不仅仅是指当下的时间概念,更要紧的是指具有当代意义的学术概念。只有勇于打破陈规的先锋艺术,只有敢于超越前人的新锐艺术,才算当代艺术。

有人问:当代艺术为什么不美?这涉及对美和美学的解释。追溯Aesthetics(“美学”)的语义,把它翻译成“感觉学”更贴切。日本学者用中文翻译成了“美学”,沿袭至今,造成误读,使人容易望文生义地以为美只是悦目和漂亮。其实美学和美术会面对不同的感觉,有漂亮的也有肮脏的,有崇高的和卑劣的,有纯洁和龌龊的,有明朗和阴郁的,有欣喜和悲怆的,更多的是不同感觉的交织或过渡。现实世界给人的各种感觉,当代艺术都有理由和可能把它们变成作品。

追问:为什么当代艺术不表现正面的悦目的对象呢?回答:这类艺术在媒体上铺天盖地,一个走向现代的社会有必要呈现一些不同的视角和别样的表现。

又有人问:当代艺术为什么看不懂?懂不懂通常是传统艺术和学院派艺术的问题。这两类经典艺术,通常有明确的主题和具体的题材,比如画一片山水,画一群人物,画一个事件等等,一看就明白。当代艺术往往没有明确的主题,没有具体的描绘对象,或者被描绘的对象只是借题发挥的躯壳,甚至连借题发挥的想法都没有,只剩下见仁见智、见有见无的感觉。

又有人问:为什么有的当代艺术作品看起来很离谱?这需要作两方面的解释。一是当下的社会现状存在离谱的事情,艺术作品像镜像一样反映了出来。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表现离谱,那属于艺术家的个人癖好。需要强调的是,“当代艺术”是个中性词,不是褒义词。它像大江东流,挟泥沙俱下,不能因为有泥沙而废江河。

还有人问: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艺术形态吗?不对。在欧美,当代艺术的前身是现代艺术。它产生的动机,正是为了反叛和超越资本主义时代的艺术形态。欧美的资本世界敢于接纳它,中国更没有理由排斥。城市的现代化催生了当代艺术。它同以往的艺术不大一样或大不一样,让人觉得新鲜或异常。当代艺术承载着创造者对艺术的独特感触,承载着对文化现实和生存现状的思考。

或问:当代艺术和古代艺术,水火不相容吗?不一定。当代艺术的先锋品格,在中国艺术史上也曾不断地在呈现。唐代张璪、宋代梁楷、元代倪瓒、明代徐渭、清代扬州八怪的代表作,都是当时的“当代艺术”。

外地同行问:“西安有当代艺术吗?”本展览作了肯定的回答。参展者由学术委员会集体推荐和投票产生,他们是活跃在本地的艺术家以及旅居外省和外国的西安籍游子,也是西安从事当代艺术数以千计的老中青三代人的第一批代表。在视觉效果上,同北京的多样而刺激、沪杭的洋气、广州的轻松、湘汉滇贵的野逸、成渝的火辣相比,西安的当代艺术也有着彼此相近的风范:凝重。或是色调的凝重,或是情调的凝重,或是题材与内含的凝重,同西安古城的文脉、现实和西安人的特质协和,凝重的同时也都脱出了固有的城墙思维。也许作品的新颖度还不是特别高,也许视觉冲击力和精神内含还需要更强,但他们的作为,无愧于这个时代和这座古城。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篇>>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