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枝——廉学洺作品全国巡展”研讨会

时间:2016-03-30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471次

“好枝——廉学洺作品全国巡展”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纪要

整理:陈雅洁

 

时       间:2016年3月26日上午9:00-12:00
地       点:湖北美术馆四楼艺术交流中心
学术主持:冀少峰(湖北美术馆副馆长)

 

与会嘉宾:(以发言先后为序)
贾方舟   中国艺术家年会秘书长、中国艺术家批评网主编
王   林   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孙振华   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深圳雕塑院院长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副院长
马钦忠   策展人、批评家
陈   默   川音成都美术学院教授、本次展览策展人
白   茜   西安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策展人
鹿   镭  《世界美术》执行主编
段   君   北京理工大学讲师
刘志画   艺术家
夏   梓   湖北美术馆策划部主任
曾   静   湖北美术馆策划部
张   婧   天成艺术机构董事长
廉学洺   参展艺术家

 

       冀少峰:这个展览时间很长,作为巡展,先在成都,再到西安,现在到了湖北。今天有许多一线批评家来到湖北美术馆,刚才大家看了展览,有请贾老师发言。

 

       贾方舟:我说不清为什么会对树感兴趣,尤其是北方冬天没有叶子的树,枝和干所组成的那种生命状态,对我来说非常富有想象力。我今天之所以来参加这个活动,因为廉学洺的作品不只是画了树,还画了树里面的枝,枝里面的好枝。
       树,各个地方的不一样,各个品种也不一样。我观察留意过树的生长,树会通过改变自身来适应不同的环境。树在生长过程中需要空间,但当空间被限定后树会被迫作出新的选择,生命的客观条件使树努力向上生长获得阳光,或者歪着长躲避汽车尾气。树的生命力顽强,是非常富有表现力的一种生命。
       再说廉学洺的画,他把自己的题材限定,把焦点集中在树这样的具体的物上,而且最重情的还是枝的部分。这种选择使他的绘画跟别人不一样,这是很聪明的做法。枝飘逸、细微,是最抒情的,廉学洺从取材到表达非常有自己的特点。这些作品中,最好的是接近传统水墨味道的,背景淡淡的能够凸显枝这个主题,而那些背景浓重、颜色绚烂的,枝反而被削弱了。枝是主题,因此可以色彩丰富,背景的颜色不要超过枝。
       枝相互穿插,不断生长变化,树这个生命体给人提供很多美感和想象。廉学洺的优点是在这一点上把握到了生命体征中重要关键的部分,用抒情诗的方式来表达。不足的是他可以更主观化一些,能够更体现出他的独特眼光。

 

       冀少峰:贾老师从和树结缘,就和展览结缘,就和廉学洺的好枝结缘,把树的表现力、飘逸、抒情给我们分享了一下。

 

       王林:中国人的现代化除了经济方式、社会体制的变化,还有人的现代化,必须要有公民素质的培育。所谓“审美现代化”指的就是这样一种文化素质。
       从他的题材来说,和传统文人题材比较接近,他选择树枝,主要是枯枝,从画面来说,他对形式感的把握非常熟练,背景的处理以及各种线条编织、笔触肌理、颜料效果,都很地道。
       关于审美现代性,有一个误区,“美”的概念不等于审美现代性的诉求,对当代艺术来说,美是不够的。今天对于美的表达:不只是形式,必须要有意义。仅从形式上来说形式感受何以呈现今天人们视觉心理的变化,提示出对时代氛围的精神反应。
       展厅里有一张画把树枝编织成人,并不好,不是我说的“意义”。暗示、象征是在形式的差异、矛盾和冲突中体现出来的,比如说剪影般的枯枝和后面火山一样的洪流,树影透视出璀璨的宇宙图像,这种视觉方式更有复合性、对比性。今天的艺术不仅仅是自我完善,并沉浸在古典美学的和谐之中。当代审美需要对比和博弈关系,才能深入人的视觉思维和精神体验的深度。艺术不服从于惯性和规训,艺术是对人心的开启,不是在既有视觉方式上通过艺术家个人风格化的技艺处理使之更加完善,这是不够的。
       题材可以自我限定,任何艺术家都是带着镣铐跳舞,但可以在材料运用上,在艺术意识上走得更宽一些,比如各种综合材料的运用。艺术家总是在新的实验和尝试中取得自身的突破。

 

       冀少峰:王老师提出通过艺术突出人的表达,同时他也提出审美现代性的问题,也提出廉学洺作品中有一种暗示性,同时也提出了善意的批评,就是走向更加综合的运用。

 

       孙振华:我想到一个问题,油画一直在尝试民族化,以及有没有必要提油画的民族化。油画面临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被中国老百姓所接受?它过去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它的障碍是什么,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课题和要解决的问题又是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廉学洺做了一个很好的尝试。
       在油画语言的表现方式上他呈现出自己的特点,他拓展油画语言的领域,大胆地进行探索和创新,改变纯西方式油画的既定程序和表现方式,颠覆了既有的油画的评品标准和既有模式。树枝是符号,是他的语言,他的画是非自然、非写生、非模仿的,带有个人心境、个人情感的表达,他画的树枝借助线条的走向来进行语言上的表达。他还进行东方化的尝试,树枝造型中线条的运用,和传统西方油画用色方式不一样的固有色、装饰性颜色的运用,以及画中流淌着一种西方油画中没有的水感机理,这都是在进行一种尝试。
       他的画里有个人的精神表现。他的背景有两种,一种是树枝,背景是单色的,背景的消失、单一化的色彩,把看起来像是写生的树枝抽象化了、提升了、提炼了,看起来像抽象绘画。另一种背景是五彩斑斓的,树枝在这里成为一种符号、一种表达。
       他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尝试,在油画语言和油画形式上进行有自己特点的探索,而且得到了观众的好评和喜爱,为中国老百姓长期以来形成的审美趣味找到了对应关系。他这种尝试还可以努力进行下去。

 

       冀少峰:树枝就是他的一个符号,而且也有很多表达,还需要细看,可能非自然的树枝会给我们带来另一种联想。

 

       杨小彦:以前总是提内容和形式,后来发现内容和形式的二分法有问题,取而代之的是母题、图式和意义这样三个概念,用以讨论问题。
       第一个是母题的选择。廉学洺画树枝,选择枝作为母题。这个选择是物象的吸引,还是相反?希望在他所熟悉的物象里面,寻找别的含义?
       第二个是画法的选择。廉学洺对中国传统艺术的特征和审美品格有认识。他的画主干和枝的关系搭配得宜。这些树,从造型上看有写实的成分,在画法上以线为主,对枝干的交错有不同的处理。背景是铺染的,让油性和颜料交错,形成一个偶然性的效果,然后在上面画枝。这种图底关系是他的典型画法,树枝是线,背景是一个面。这种画法,介于抽象和具像之间,它是抽象的,也是具像的。两者之间如何处理?
       第三个是选择意义。意义的表达非常重要。这个展览全部都是枝,这种枝互相纠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现场感。艺术家试图通过纠结来传达一种心境,但意义的表达又不是特别明确。
       这三者构成了一个氛围。廉学洺的画处在一种矛盾状态中,他的作品背景和树枝之间的关系,有时候是张力,有时候则构成冲突,背景会把树抢掉或相反。这时艺术家就面临一个选择,是进一步走向极简,枝桠的处理更单纯,以彰显其意义,还是走向以背景为主的偶然性,通过偶然性来达到另外一个效果?这是两种不同的处理,在他的作品中是并存的。并存很好,但有时候可能带来一些问题。我希望这个问题最终会成为动力,用以推动廉学洺的作品往前走。

 

       马钦忠:我讲两个问题。
       第一,理论问题。图式的来源怎么转化为个人的叙述方式,这是语言问题的深化的具体方面。所有理论上的探索都不是绝对性的,对视觉艺术来说最根本的是要表现在艺术家的语言表达上和图像、创作的呈现上。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化的背景下,在迅捷的交流局面下,怎么能够有自己非常鲜明的切入点和图像的形式,我认为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中国艺术家参照世界艺术史的问题怎么认识?怎么在学习传统的时候不是抄袭传统?怎么在应用传统的时候不是被传统淹没?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廉学洺也是其中的探索者之一。我的观点是,理论家的讨论只是学理的梳理,在自己进行实践评述过程中有一个清晰的切入点,有一种明确的表达的理论语言和批评的技术工具。但是它帮不了艺术家去创作,最终艺术家创作才是美术发展的根本。
       第二,廉学洺的创作。怎么在现代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发展。从色彩、线条、表现力来看,怎么去向纵深发展。在图像呈现上图和底的关系怎么处理。还有线和树的关系问题。树成为一条线,这条线的表现力呈现了艺术家的情感和他的精神世界。如果过分像树,会在某种意义上减弱线的表现力,让人觉得是对某一个图像的模仿,而如果减弱对图像的模仿时,对线的要求又增高,线的情感力量来源于何处?廉学洺提到对画树的乌托邦精神,怎么在这样的基础上让想象力拓展的空间走得更远。我们看了他的画之后可能跟树没有关系,但是同样有树的生命力和艺术家赋予它的精神。

 

       冀少峰:视觉艺术家还是要通过创作来呈现,通过线和树的关系的处理助推发展。

 

       陈默:不同艺术家的经历和积累不一样,作画时的感觉也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以及表达方式。关于作品的多重性以及在技法上的东西方融合趋向。廉学洺过去学过国画,用国画的感觉进入油画时,把油画程式化的东西打破了。关于背景的处理,自然背景和作品的背景好像没有关联,树枝成为一个媒介,“枝”是艺术家的“枝”,不是原始的自然物象的“枝”,这之间有很大的错位,这种错位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观念性、表现性,这是艺术家表达的权力。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表达不应该局限在某一个对象的认定上,或者是某一个对象作为你终身表达的寄托。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艺术家创造的新图像,这给我们很多启示,我们要打破传统,为创作注入新的生命力。
       至于“好”,一个是好坏的评价,另一个是一种喜欢。对于廉学洺而言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喜欢,这种喜欢加上他的个人取舍,经过多年的探索形成了目前的成熟面貌。
       希望廉学洺在未来创作中有更多新的思路和新的视角,大胆无畏地去实验。另外,这个展每天自然观众流量达到了5000人以上,这说明了作品的价值,我们可以在大众影响力方面做进一步探讨。

 

       白茜:廉学洺从中国传统绘画当中提炼出自己创作的符号作为一种绘画语言的表达方式。其中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和他从小习书的渊源和国画训练有关联。另一方面是和他所处的环境和个人成长环境、背景有紧密关联。他画树枝是为了表达自己或者当下一些人的感知。
       另外,从作品中我们看到他把枝作为主体,弱化背景,背景都是用单一的颜色,用来衬托枝和主题。这种方式是用最传统最简单的线条枝来表达出来,用唯美的方式表达出他个人对美好的向往和期待,是一种观念的表达和传递。
       最后,希望他以后在绘画创作过程中不妨采用其他的媒介表达方式,他在绘画处理方面已经很完善了。另外,我感觉他的枝就是人,在创作过程中要处理好他现在采用的媒介——枝、人以及环境之间的关系。希望他能通过处理好这种关系,同时采用多种媒介介入的方式,把他的作品表达得更加丰富。

 

       鹿镭:廉学洺这个展览非常突出的印象就是中国传统绘画唐宋绘画的影响。诗人通过诗的语言来讴歌自然,而廉学洺通过艺术绘画来颂赞自然,表现他对自然万物的感慨和感触。“好枝”这个题目是双关语。他的作品有两类,一类是枯枝,这部分作品和日本绘画有一些联系,中国唐宋绘画对日本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另一类是树枝带树叶,表现的是大地万象更新的物象,绘画背景基本上采用抽象手法,包括泼彩、平涂的技法,枝叶采用具像的表现手法,运用直接绘就的线条,不是覆盖涂抹的方式,这种胸有成竹、一气呵成和中国绘画的精神是一致的。
       廉学洺早期的绘画更多是表现外在视觉张力,受到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注重内心的主观精神的宣泄,视觉上非常强悍狂放。而现在的作品比较寂静静谧,意指更丰富,融入更多的观念和哲学思考。他的绘画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乌托邦的精神。廉学洺在这个阶段的绘画更加注重技巧的呈现,“好枝”也体现出对绘画技巧的热爱,对技术的探索,把绘画当成一种乐趣和快感。

 

       段君:我进入展厅之后有两个感觉,第一个是廉学洺先生的画非常细,不是粗枝大叶的感觉,树枝非常坚实。第二个是他很努力地把线条的平面感和空间的体积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矛盾、比较和映射。
       廉学洺有一个很关键很有意义的转变。他以前有一张作品,枝桠上挂满了象征欲望的物件,他希望用树的主干象征精神性,后来却开始淡化和去除枝桠的象征性,这种去除具有转折性。象征性在当代创作中非常常见,很容易沦为一种符号化的倾向。廉学洺在淡化或者是去除象征性之后回到了一种形式上的自觉。
       第二个感觉是,廉学洺的绘画没有完全达到一个语言的层面,绘画语言的探索指画面语法的生成规则,他更多是形式的组织、色彩的玩味、构图的现代化,而且更侧重于表现一种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这是他与同样画枝叶、花枝、花卉的何多苓老师、屠宏涛老师拉开差距的一个突出点。
       放眼全国或者放眼全世界来看,关于树的题材,目前主流还是对于树枝、树林、森林的观念化倾向。而廉学洺在慢慢离开观念化的道路,这对于中国目前的艺术有很大的讨论空间。中国的艺术家与西方艺术家不一样,通过画面传达一些温暖的、柔性的、文气的感觉,感性的力量更强一些,廉学洺的作品走的这条道路和西方的观念之后的道路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今天中国本土创作力量、资本运作体系以及理论体系来说都面临比较严峻的情况。这条道路还需要我们考虑,我希望看到廉学洺能够有更多感性的因素,有更多温暖的作品。我相信到达一定量时,成为一个比较明确的现象时,将来理论体系可以拿出来形成一个重大成果,在世界上和其他艺术进行角逐和较量。

 

       冀少峰:廉学洺在不断去象征化的过程,过去会画一些消费物品、欲望表达、消费社会的感觉,后来转向了树枝系列,这种文气和他早期的艺术经历有关系,他喜欢书法,画过国画,属于回归自己内心,回归恬静,回归自己的温暖,这一类的艺术家。

 

       刘志画:廉学洺早期的作品也有一些不是那么接地气,画的题材和形式让人无法瞬间进入它的频道,与艺术家自己真正想要的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后来在慢慢调整,随着一些因素的制约让他调整到现在更向往田园、回归田园、向往自然、向往历史的感受。用这种表达方式,他现在还在做篆刻,找一种历史感,从历史的层面考究他真正想要的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体系,不管是学院的美学体系还是心灵上的调整,在这种“无忧”状态下应该会产生更好的艺术作品。

 

       夏梓:关于展厅观众的反映,展厅门口的留言本有一句话,“最美的风景在这里”,由最美的风景引发了我的两点联想。
       首先,廉老师作品当中的物我的关系。廉老师有研习书法和中国画方面的创作经历,作品当中中国画“折枝”的构图,泼墨的点彩技巧,借用西方的媒材,有些作品还有西方行动绘画派的影子。对当代艺术家身份的强调也赋予了作品当代艺术的语境。另外,大多数作品的命名都是用自然万物,这体现了宇宙万物的生命力(包括艺术家本身)给“景观”的形式美带来的变化。
       第二点,关于美术史叙事、美术现象、美术个案在美术馆的展陈与受众之间的关系。今天大家对美术馆的重视不断刺激我们思考——艺术品在今天为什么进入美术馆?艺术品、艺术家进入美术馆之后应该以什么方式让受众接受或者加以批判?在廉老师的作品中,“枝”是观众看得懂比较熟悉的符号,因此它激发出受众朴实的生活情感,虽然不是真正审美意义上的审美情感的共鸣,但至少观众有反映。这对于当代艺术进入美术馆特别是公立美术馆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值得思考的现象。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观众除了对生命、生活情感的共鸣以外,还能不能看到更多?在廉学洺老师的作品当中文人画的视觉经验给观众带来了很多提示,但同时,这种视觉经验在今天是不是会产生一定误导,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廉老师在创作当中是否也可以再增加一些区别当代画家与传统文人方面的更深度的尝试,哪怕是在文人画的视觉元素以外增加一些对观众来说具有刺痛感的视觉体验。

 

       曾静:廉学洺老师的个展给我一种温和、坚定的感受。
       廉学洺老师以枝作为视觉表达的图式语言。他的枝挺拔、舒展又有韧性,有着安静的姿态,不缠绕,不跋扈,没有盘根错节的小气象,也没有盛气凌人的强势气场。画面体现了他的侠骨柔情还有温和谦卑的智慧与气量。廉学洺老师对每一根枝桠都有很合适的安排,绕道而行却又不改方向,没有堵点也没有死结的设计让整个画面的气氛都是贯通的,整个格局是向善的。这说明廉老师是一个非常从容豁达又执着有善心的人。我理解的廉老师的枝也是姿,他对枝的演绎代表了他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他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是他对人对事的一种姿态表达。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廉老师的作品既不应该归于具像画,也不应该归于抽象画,而是一种自我的表达,更像是他本人的自画像。
       近年来,像廉老师这样运用西方的绘画媒材追求东方意蕴的艺术家并不在少数,从对西方绘画的学习转变到对中国意象审美的一种追求。这是一种文化自觉的回归,也是文化自信的体现。廉老师这批枝系列创作中已经把他早年对中国书法和中国绘画的研习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整个艺术面貌也非常好,非常成熟。希望廉老师不要倾向于狭窄的符号化或者是风格化,而是继续不断自我否定、勇于探索尝新,不重复自己也不重复别人。

 

       张婧:我和廉学洺认识已经有11年之久,从最早的“呐喊”系列、“苦瓜”系列,到后面的“生花乱笔”,再到现在的“好枝”系列,我作为藏家,一路陪伴着他。廉学洺对于创作的坚定可以从作品上体现,树枝的韧性是他在当代艺术道路上的精神表现。
       从我们机构来讲,在当代艺术和整个经济大环境形势不是太好的情况下,能够做这个大型巡展,把创作艺术品和藏家以及最后的销售结合起来,可见我们对当代艺术的执着。好枝”廉学洺作品全国巡展选择了五站,前三站是四川美术馆、西安美术馆、湖北美术馆,第四站将会在上海淮海中路k11美术馆,这样的安排是想把当代艺术品和整个市场、藏家、观众结合得更紧密,从市场中再反馈更好的想法和信息,为艺术家提供一些更好的平台和渠道,把好的作品带到更多观众面前,让大家认识他、了解他,了解当代艺术。

 

       冀少峰:市场和艺术之间的一种关系,对于艺术家来说的创作比较个体,一般还是少干预,艺术市场对艺术的推动还是非常有力量的。
   
       廉学洺:感谢湖北美术馆在这里举办我的个展,谢谢各位老师的发言,各位老师的发言有很多批评和建议,我会慢慢吸收,慢慢消化。
   
       冀少峰:廉学洺的展览是小展览、大气象,五地巡展,三地邀请的批评家很多,几乎囊括了一线的批评家。大家也从廉学洺的追求当中看到了廉学洺个人的努力,机构对于廉学洺的大力推动。
       在今天艺术非常低迷的情况下,民间机构对艺术的推动非常有意义。各位专家对廉学洺的作品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对廉学洺今后的发展会更有利。有时候,把作品放到美术馆展览,是对艺术家的一个挑战,对艺术家有促进作用。天成艺术机构在展览过程当中多方运作,几地巡展都取得很好的效果,这个范例值得每个美术馆去学习,怎么让更多观众走进美术馆,怎么让艺术家走向广大观众中,双方都是互相促进的。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