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研讨会

时间:2015-08-28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1212次

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研讨会现场

 

 

讨会纪要

整理:卢嘉一

   
时       间2015年8月14日
地       点:湖北美术馆四楼艺术交流中心
学术主持:张吟午、沈伟

与会嘉宾(以发言先后为序)
张吟午   湖北省博物馆研究馆员
沈   伟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
邵劲之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理论家
夏日新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
何祚欢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
王纪潮   湖北省博物馆研究馆员、陈列部主任
黄   健   湖北省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陈列部副主任
谢   海  《美术报》总编辑助理、评论部主任
陈   晶   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学系副主任
孙振华   深圳雕塑院院长,湖北美术馆客座研究员
鲁   虹   合美术馆执行馆长,湖北美术馆客座研究员
张跃平   湖北美术馆典藏部主任
冀少峰   湖北美术馆副馆长
胡   莺   湖北美术馆学术部主任
傅中望   湖北美术馆馆长
  

 
       张吟午:1938年武汉成为战时首都,中华全国艺术界的抗敌协会、中华全国美术的抗日协会、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日协会,还有今天的美术家协会、文联、版画协会都是在武汉成立的,这就说明当时的文艺中心就在武汉。
       涉及湖北抗战美术这一方面的专门研究目前不是很多,资料也很难找,因此“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这个事情我们是从基础的工作做起,做了好几年,这涉及到地方史和民国文献的搜集、梳理等。这个展览是本着客观反映历史的立场,基本上是不带观点,就是客观呈现文献。在编著《武汉抗战美术运动1938》一书和筹备这次展览的过程中,也不断有新材料发现,所以这个课题学术空间很大,将来还有很多可以做的工作。
   

       沈伟:抗战美术史湖北20世纪美术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分支,武汉是中国近现代开埠以来的重要城市,武汉抗战运动的兴起、保卫大武汉,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也是重要的文化事件。伴随全民抗战,文艺界许多重要协会是在武汉成立的,武汉恰恰借助了抗战时期救亡图存的文艺运动及美术事件,获得了非常重要的资质。今天“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的成型不是张吟午老师个人课题阶段性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过去我们对这段历史关注不够,现在将这段历史在美术馆系统内形象化的展陈出来,应该成为一个开端,吸引更多的关注和研究,让这个主题在将来更好地延续下去。
   

       邵劲之:80年代我搜集抗战时期的资料,只有文字资料而没有直观绘画形象的实物,很遗憾。今天的展览基本上可以看到当年在武汉开展美术活动时大量美术作品,感受到这些文艺家、美术家高涨的抗战热情。
     “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包含了“湖北”的地域概念、“抗战时期”的时间概念,以及“美术文献”,这次展出的作品基本属于美术文献范畴,但似乎太丰富了些,可以在此基础上精选梳理。另外,展览主要局限在武汉地区,而恩施、宜昌等地区都曾出现过重要的美术组织,特别是恩施是作为省里的重要地区,出现过全省性的美术组织、湖北青年美术研究会,有必要对这些资料也进行搜集。同时应重点表现湖北地区本土画家的美术作为,在时间上也可以更扩宽一些,37年以前和38年以后开展的抗战美术活动在展览中也应有所表现。

   
       张吟午:我专门为此去过恩施,地县方面抗战美术资料很难找。展览时间范围上并没有局限在38年,其中五战区是39年以后的事,武汉防空展是35年的,我们会继续寻找新的资料,更全面地反映湖北省当时的情况。

   
       夏日新:从展览来看,无论是第三厅、文联、各种抗战组织、国民党、共产党和非党派全民都投入到抗战中,当时的知识分子、美术工作者放弃一切投入到民族救亡中的精神是我们民族珍贵的瑰宝。一个民族没有精神,只追求物质,就没有希望,他们的抗争精神在今天也有重要意义。
       这个展览对丰富和推动抗战资料搜集是一个很好的推动,真实、客观地再现了抗战初期的历史片段。“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不仅是专业意义上的文献整理或历史研究,更重要的还是对民众进行启迪和教育,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张吟午:今年刚收到一个资料,研究学院一个中国访问学者写到一篇文章,他谈到在抗战美术当中通过这些画看到,当时有自由女神像西方的骑士,在38年3月的时候这样一幅画,当时在九国公约会议之前,国民政府还是对国际上的援助寄予很大希望,当时黄鹤楼的壁画主题就是希望得到全世界的援助,但是到后来,尽管九国公约出来之后,全世界舆论上肯定是支持中国的,当时靠别人来救肯定是不行的,到了38年9月第二副黄鹤楼笔画就是全民抗战,这个时候国民政府的政策已经是自救,国民政府的政策就是通过全民自救,完全指望别人来救肯定是不行的,第二幅黄鹤楼笔画的主题就是全民抗战,当时的漫画也是根据当时的形势走的,也反映了当时的历史。
   
       何祚欢:抗战时期的武汉是临时陪都,是中国工商业重镇,也和文艺运动相互呼应,在各个阶层都出现了具有民族精神的英雄人物。“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从文献上作为这个历史时期的实证,所提供的文字和图像资料在阅读感受上是不同的。文字资料多是具体故事,如全民献金运动中小孩把自己的存钱罐捐献出来,或穷苦卖药老人捐出自己所有收入等,这些故事的文字和图像相互映衬,也证明了当时全国人民抗日的热潮。抗战时期湖北文艺界不仅要活命,还要进行抗日宣传,把自己所有东西都捐献出来继续演出。这些事都表现出当时武汉的抗战情绪,今天的展览是非常必要的。
       在历史的变迁中,在炮火连连的生活中,居然保存下这么多珍贵史料,展出本身就难能可贵。从展出的内容来看,可以加一些解说。我们这个年龄的大概知道一些,但是很多年轻人不知道,通过解说能更好的感受到美术界在当时发挥的抗战精神,感受到他们心头的跃动,热情的奔放,和不甘民族沦亡的心智。近30年来中国对爱国呼唤得太少,这次画展的资料应该每年展出。

   
       王纪潮:抗战开始阶段,抗战美术对中共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起到了作用,特别是版画,价格低廉,做好就可以立刻用来宣传,是一个性价比高的宣传手段和工具,从传播学上讲很方便。当时的中国,偏远地方的动员力量有限,武汉九省通衢消息可以很快传播,而南京、上海迁到武汉的杂志、书刊也很多。这一时期,湖北的地域优势是上海、南京无法做到的,从1937年至1938年一直是中国的抗战中心、文化中心和军事中心,集中了全国精英。这次的展览不仅讲了武汉保卫战和国共合作,也谈到文艺界、教育界、妇女儿童们进行的活动,反映了中国的抗战情绪和知识分子对抗战的态度,同时也显示出国家危难时武汉市民的抗战热情。
   
   
       黄健:张吟午是武汉人,对本土历史非常感兴趣,这几年做了很多工作。武汉地区抗战美术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例如恩施第九战区、鄂西会战、老河口五战区等。武汉会战时,全国最重要的出版机构,三联书店、中国图书公司等都迁到武汉,出版了大量汉版图书、期刊等。然而,战乱中湖北省图书馆迁到恩施,再迁回武汉时运输船沉没,使大量文献损毁,这个展览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武汉抗战历史研究领域的空白,以后还可以举办一些抗战时期中共摄影家的展览,例如周恩来办公室的童小鹏,现存中共武汉时期的照片基本是他拍的,这些影像非常有特点,也保留了大量历史资料。
   
   
       谢海:这个展览把1938年前后发生的历史鲜活的呈现出来。武汉的1938年,和五四的文化运动、解放区美术运动、新中国的美术发展形成了缜密的证据链,很多材料组成了一种新的上下文关系,在提醒美术史往往忽视的时间节点之外,还提供了一些时事之下的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这种研究在当下文化语境中太重要了。民国初期美术的作用并不大,1937年,很多出版社迁移到武汉,到1938年以后,闲散、自发组成的团体由政府组织和召集起来,出现了三厅和抗日宣传队,同时因抗战宣传需要加上印刷业的发展,版画在武汉重要媒体和其他传播渠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38年的武汉是一个特别的局部,其意义可能超过了对历史对美术的研究,更关注到我们对文化的态度。    
    


       陈晶:对文献和史料进行辑录和整理需要相当的学术基础和训练有素的专业功底。史料不仅是历史研究的前提和基础,还需要自身的学术规范,需要有眼光、有专业学术背景的人才能准确的把有价值的史料提取出来,并梳理到整个大的文化历史格局中去。
       五、六十年代由于意识形态的政治导向性,以论带史的学风盛行,八、九十年代美术史学术规范强化后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今天我们重新谈到史料考据对于美术史研究的重要性,在观念、态度上大家都是非常认同的,但在实践中不同程度存在一些理论先行或以论带史的文风。互联网时代下庞大的数据库使我们查找文献资料更为便捷,但这样带来的弊端就是容易造成信息的遮蔽,以偏概全,很多问题不是从大量材料中自然浮现出来,而是自己寻找到学术空白点后再努力论证,这样会出现价值判断上的专断。像张吟午老师这样一点点对原始材料进行搜集整理,对待史料态度严谨,让我们深受感动,对后学者有积极影响。

   
       孙振华第一,文献自己会说话,对展览的看法。
       1.重视视觉文献,以文献证史。今天的展览对抗战史研究开拓了新渠道,展览中的图片、影像有时候比文字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2.展览突出了全民抗战的主线,把更多历史资料客观公正的呈现出来,反映美术馆研究人员做展览的态度。3.这个展览真实还原历史,没有回避国民党正面抗战的作用。4.抗战研究的希望在民间,民间的研究往往会撬动历史沉重的大门,不断透出新的资料。
       第二,历史无边界,对抗战研究的看法。
       1.对历史研究深入的过程是不断拓展文献边界的过程。2.对待历史文献应该有两种态度,一个是价值前置的研究,例如弘扬民族精神、彰显中国人民的英勇;一个是价值中立的研究,立足客观,站在历史的角度分析已有史料。3.抗战文献研究,以往一直集中在共产党的维度,现在也关注到国民党及其他视角,听多方面声音,看全方位抗战,真正对历史进行完整的描述。

   
       鲁虹:美术馆的功能不仅是举办展览,而是要结合收藏、陈列、研究、公共教育等。一个好的展览要花大量时间收集资料,往往花费数月或数年时间,现在国内有很多美术馆,从策展到办展常常只需一个月,这简直在开玩笑。湖北美术馆注重研究,花数年时间在3楼展厅做20世纪湖北美术通识陈列,虽然原作较少,但这是历史造成的。今天的“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是研究在先,而不是简单的陈列作品,这一点值得借鉴。张吟午老师是做博物馆出身,既有治学经验,又沉得住气,花费几年时间做资料搜集工作,展出成效显著。


       张跃平:从1937年抗战爆发到1938年武汉沦陷,众多年轻的木刻家、漫画家成为最活跃的抗日救亡活动的鼓动者,艺术家的精神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审美心态和艺术品位,如“力量的表现,对壮美与崇高的追求,语言上的简洁朴素,明朗和极具动态”,雄伟、煽动、强烈的刺激技巧。随之“风雅艳俗、雅致趣味”被充满激昂悲壮的情怀和崇高的审美理想所代替。“血泪画出的国魂”就成了艺术家的首选追求。抗战美术作品,彰显出在战争状态下中国美术家的审美态度,因而极具时代特色。张吟午老师不仅是史学家、理论家也是收藏家,将多年收藏的抗战文献、图片和有关湖北出版、湖北作者创作、湖北历史故事的连环画作品,全都捐给了湖北美术馆,为我馆的典藏工作做出了贡献。


       冀少峰:这个展览反映了史学的方向转变,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是史料与史观的改变,第二是历史与现实的关系,第三是微观与宏观的关系,第四个是引进与自主创新的关系。对抗战的研究应该拓宽,看到台湾、日本方面对中日战争的研究。同时可以看到“湖北抗战美术文献展”从解构宏大叙事走向碎片化,由虚入实,不断地从还原历史开始,剥离云雾,超越党派、超越意识形态,在这个展览当中美术馆和史学研究是中间无立场的状态,从美术研究入手,体现出美术馆的跨界研究,也体现出史学者的研究态度。

   
       胡莺:此次展览的成型,源于湖北美术馆20世纪湖北美术这一研究项目。对上世纪湖北美术的研究,是我们一直致力并持续在做的事情,继2012年底实施固定陈列展“百年纵横:20世纪湖北美术文献展”之后,开始分阶段对20世纪湖北美术进行更深入的专题研究,武汉抗战美术就是其中的一个专题。作为美术馆的研究,一是积淀与传承,一是推广和传播。这项工作,立足于客观的立场,以梳理史料为主,集研究、收藏、展览于一体。这个展览一方面是对地域美术研究成果的阶段性呈现,一方面,也是希望以此为契机,在史料的梳理、美术史的研究方面听取多方的建议和不同的声音。
   
       傅中望:湖北美术馆从建馆初期就开始对20世纪湖北美术史进行梳理和研究,并将之以文献展的形式呈现出来。在梳理的过程中,我们意识到抗战美术是其中很重要的一段,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于今年1月策划出版了《武汉抗战美术运动1938》一书,由张吟午老师编著。本次展览在该书的基础上,增补了很多资料,也扩大了范围,它将这段重要的历史,以文献的形式客观呈现出来,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近现代湖北美术史的一些空白。今天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提了很多很好的建议,让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这个展览的价值和意义,相信作为美术馆,对湖北抗战美术这一研究项目的方向和价值判断是比较准的。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