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2015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 •“为时代造像——湖北美术馆馆藏雕塑作品展”研讨会

时间:2015-08-10发布者:湖北美术馆浏览次数:1153次

 “为时代造像——湖北美术馆馆藏雕塑作品展”研讨会现场合影

 

 

研讨会纪要

整理:卢嘉一

   

      间:2015年8月1日

      点:湖北美术馆四楼艺术交流中心

会议主题:美术馆藏与展

学术主持:冀少峰

 

与会嘉宾(以发言先后为序)

冀少峰   湖北美术馆副馆长

      合美术馆执行馆长

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杂志社社长

张文庆   中华艺术宫副馆长

吴文雄   常熟美术馆馆长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刘茂平   湖北美术学院党委委、教务处处长

郭玉军   湖北省人大副秘书长 武汉大学“艺术与遗产法”博士生导师

严长元   《中国文化报》美术版主编

王心耀   江汉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汤湖美术馆馆长

项金国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原雕塑系主任

孙绍群   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

张松涛   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

魏光庆   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

袁晓舫   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教授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严舒黎   《美术文献》执行主编

张跃平   湖北美术馆典藏部主任

李和清   湖北美术馆书记、副馆长

 

冀少峰(主持人)在刚才的开幕式中,殷双喜老师代表雕塑学会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鲁虹老师从深圳来到武汉,在美术馆工作的时间也较长,做出很多贡献,有请鲁虹老师发言。

 

鲁虹:中国的美术馆办馆模式基本是从西方移植,而西方美术馆其重要功能即收藏、研究、展览、陈列、公共教育等,其中收藏又是最重要的。虽然近年来我国美术馆界收藏已经在起步,但固定陈列展方面仍比较欠缺,如果没有像样的收藏和研究是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下去的。

       很多时候决定美术馆收藏质量的不是资金,而是美术馆人的收藏意识。湖北美术馆在傅中望老师的带领下,不仅有很强的文化责任感,也得到了文化厅的支持,所以他们有很好的收藏。记得几年前在湖北美术馆的二楼就做了一个湖北雕塑陈列展,这在全国是领先的。在固定陈列展方面,也做了湖北百年美术的学术研究和梳理,效果很好,可惜由于历史原因原作不够。总体来看,湖北美术馆这几年来对收藏、研究、陈列三者之间的关系把握很好,几年时间就可以成为全国先进美术馆,非常不容易。

       看了今天的雕塑展让我大吃一惊,仅雕塑就收藏100余件,可能在全国的美术馆中,除了中国美术馆外还没有哪一个馆在雕塑方面的收藏可以和湖北美术馆竞争。不过,本次展览在陈列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布展时把当代、传统等不同风格、时代的作品混在一起,我认为分区摆放展陈效果会好一些。以后,我们还会做漆艺、雕塑、水墨、版画的陈列展,希望每次展览都以研究为龙头。其实,做陈列展并不是开出藏品名单再进行布展就行了,而应该有足够的理论支撑。希望今后的展出季,湖北美术馆不仅要亮家当,还要亮学术研究,这样既对观众看展览有帮助,也可以留下一本好画册。

   

冀少峰:鲁虹老师作为美术馆的前辈,提到了同行的苦衷和展览陈列的缺陷。由于空间和场地的原因,布展时考虑到的问题在展陈上没有很好的达到效果,我们在下一步工作中会加强研究力量。

殷双喜老师作为雕塑学会会长,对雕塑非常了解,对今天的展览提出了许多非常专业的问题,包括什么东西可以作为藏品,还有展厅的灯光等,我听后很震撼。

   

殷双喜:雕塑是立体的,因而灯光打上去时雕塑的形体会发生变化,或膨胀或收缩,通过调整灯光可以让雕塑的形态最好的呈现出来,这些细节都体现出美术馆的专业性。

中国的美术馆起步较晚,现有的国有美术馆、民营私立美术馆、各地名家名人美术馆、纪念馆等,其馆藏都是在艺术家一次性捐赠的基础上形成的,之后的收藏就要看机缘和实力。湖北美术馆这八年来的工业版画、漆艺、雕塑、当代艺术等收藏都很有特色,但整体来看也还是不够。同时,一幅好的作品按市场价动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虽美术馆收藏经费逐年增加,但远远不够。这种情况下就要求美术馆在收藏方面要转变思路,还要鼓励艺术家和家属捐赠,在捐赠过程中也面临许多法律问题,这个议题值得研究。许多老艺术家都希望可以将自己的作品捐赠给美术馆,这样可以更专业、更集中的保存自己的作品。在美国还有一种寄存的方式,艺术家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寄存在美术馆,每年的展览和收藏状态都可以随时知晓,最后他们大多也将作品捐赠给了美术馆。

对中小型美术馆来说,还存在定位和收藏重点的问题。例如巴黎的桔园美术馆,收藏有莫奈的《日出·印象》和《睡莲》,这是其他美术馆没有的,虽然这个美术馆很小,但藏有国之瑰宝。所以,中小馆收藏不在量,在质,要收藏到最有价值的作品。

收藏任何时候都不会晚,一个美术馆馆的收藏如果没有前期的决策和宏观认识、定位,就会呈现出分散和随机性。中国的许多美术馆有些好作品、好苗头,但不成为一个系列,现在世界各大博物馆都在找固定陈列和临时陈列的展厅面积及展出时间的平衡点。固定陈列如果占全部,可能会出现观众的流失和展览僵化。藏品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应该有不同的思路和组合,可以不断的出现和多样搭配,也要结合学术研究,充分开发藏品,让有限的藏品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

   

冀少峰:殷老师提出的灯光、美术馆的收藏策略、收藏态度、收藏与研究、收藏与展览等问题,对我们美术馆行业非常有价值。

   

张文庆:“藏”是美术馆传承、研究、展示、交流等赖以建设与发展的生存基础和条件,蕴含了美术馆人的文化眼光和学术标准。美术馆的“藏”需经历循序而漫长的过程,一旦具备可量“藏”的物质条件和研究成果,那么美术馆对“展”的思想性和文化影响力就有了提升和扩线的可能。“藏与展”不仅是研究和展示,还应该体现、发挥并作用于宽泛的教育功能,以先进的思想性赋予“藏与展”的生命力价值,而不应该作为艺术档案馆静止符号或标记。

严格意义上的美术馆“藏与展”始于十八世纪末,而中国的美术馆建设和发展相对大大滞后,1936年建于南京的“国立美术陈列馆”作为第一所美术馆,只举办了两次规模较大的美术展览,没有一件藏品,南京沦陷后也停止运作。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以前,我国的美术馆建设还是一片空白,直到1956年江苏省美术馆和上海美术馆相继成立,随后又建立了广州美术馆、中国美术馆、黑龙江省美术馆等,初步形成了我国美术馆的基本面貌。改革开放后,数以千计的美术馆诞生,作为文化建设的重要部分,这或许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各个美术馆的发展状况是不平衡的,尤其“藏与展”的问题,存在着较大思想、观念和作为的落差。

美术馆是一个国家或地区造型艺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文化标志。不同区域的美术馆“藏与展”,也深受不同地域文化和自身作为的影响。美术馆作为一门学问,是一个整体,一个系统,带有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的完整性和拓展性。画以馆重,馆以画重,不是把艺术品简单地转移为“藏”,而是经过有学术思想研究的、对“藏”占有观念的转移,并获得对“展”寓教于人,这或许是“藏与展”的意义所在。

   

冀少峰:张馆长经历了上海美术馆的黄金十年,他提出了美术馆面临的现实问题:有藏就能有展,但是展了未必要收藏;是馆以画重还是画以馆重,是重展轻藏还是重藏轻展;这个展览是否有艺术史定位?他的体会非常深刻。

    常熟美术馆不大,但在藏与展方面做得非常不错,打破了馆与馆之间的界限,从馆外聘请策展人,并从博物馆借来很多四王的作品,眼界很宽。有请常熟美术馆的吴文雄馆长把你的收藏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

   

吴文雄:藏品是美术馆的灵魂,而灵魂中的灵魂应该是藏品的特色。2012年文化部推出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的活动,给各个美术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藏与展的平台,这次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细则中也提出收藏资源特色方面的内容。目前,我国的美术馆在收藏方面,因馆而异、因地而异,都有着各自的特色藏品。庞薰琹美术馆、关山月美术馆、赖少其美术馆等都是以名家藏品为特色,黑龙江省美术馆以北大荒版画为特色,湖北美术馆有漆艺、当代艺术、雕塑、工业版画等六大特色,都是很好的形式。藏品特色因馆而异,但同时也应有一些对地方美术史的研究,肩负起这个责任,比如湖北美术馆做的“百年纵横——20世纪湖北美术文献展”,是各个美术馆应该参考学习的。

   

冀少峰:吴馆长为我们提出了美术馆在地方史研究和区域文化中的作用。他旁边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唐斌,今年在上海美术馆做了“历史的温度”展览,对中国现代油画史进行了梳理,目前正在全国巡展。

    

唐斌:今天的美术馆早已不只是一个建筑空间的概念,而是一种多元化、多视角洞察社会、洞察世界的思维方式,可以成为社会知识建构的平台,也可以给社会提供正面的文化精神和知识思想力量。藏品是一个美术馆的立馆之本,通过美术馆藏品收藏的历史序列、收藏的定位展览展示、研究和出版,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美术馆的性质和形象,对美术馆的社会美育功能也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美术馆的藏品包含了两层含义。“藏”在客观条件下是对具有时代特征及艺术史价值作品的有效保存和保护,随时代发展,美术馆的艺术品是有生命力的,不是静止状态,如何有效地把这些藏品利用好,让其对社会的文明进步和文化发展产生更大更有效价值和意义,这是所有美术馆应该考虑的问题。藏品的保存工作需要具有专业的知识储备、有问题意识和职业敏感的工作人员,他们不仅仅是藏品的保护者,更应该是藏品的参与者,有责任对展出的藏品进行专业规范、准确客观的品鉴和评述。关于藏品来源,美术馆只有把自己做得更专业、更规范,才能得到社会公众,和更多艺术家及家属的尊重。

今天的展览在标签上注明了藏品信息和编码,这是其他展览中不多见的,虽是一个简单的条目,但蕴含了很多信息量。我们常说:美术馆的藏品收藏起来是缘分,整理出来是学问,传承下去是功德,对艺术品的收藏、研究、出版是所有美术馆从业者应有的责任和使命。期待在今后的工作中,湖北美术院运用自己的学术力量,很好的对藏品进行学术研究和出版。

       

冀少峰:这个展览是动态的,后续还有持续研究,今天的各位专家学者、嘉宾们的意见也会如实反映在画册中,打破过去开幕式发完画册就结束了的方式。

    

刘茂平:美术馆不仅是收藏,更应该是一个知识生产的地方。

首先是藏。湖北美术馆建馆时间很短,有非常优秀、敬业的团队,在短时间内做成这样,有这么多的收藏,在中国美术史上是没有先例的,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湖北美术学院任教,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湖北美术馆在收藏方面有互补和相互支撑的关系。这次展览中很多藏品、作者都与美术学院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有的是我们过去的老师,也有我们培养的学生,但对湖北美术史的雕塑收藏可能还没真正成为系列,希望将来可以做的更完备,同时也希望以美术学院为中心的师生创作收藏成为系列,作为相互的支撑。同时,今天展览的主题是“为时代造像”,这个“时代”究竟是改革开放之前还是当代?从展品中可以看到对改革开放前或现实主义占主流的时代的东西比较多,在创作手法和风格上还是比较单一,还应该有一些当代性的东西,这是收藏上的不足。还有展出方面,这个展览是属于文化部精品展出季,但布展本身不够精致,从系列和展陈等细节方面都还需要研究。

同时,湖北美术馆的收藏对湖北美术具有教育意义,在做公共教育时对展品的研究成果可以和湖北美术学院的专业美术教育互补。今天的美术教育存在一些问题,有些迷茫、徘徊的状态,如果美术馆的收藏有一些专题、系列可以作为美术教育的参照,对于学生的学习也会有指引。

   

郭玉军:从美术馆藏与展的角度,作为一个法律人,我想讲三点。

第一,定位的问题。美术馆需要有自己的定位,可以是专题的,也可以多元。作品专题化收藏很好,但收藏的过程就是机缘巧合,同时应制定年度或更长久的收藏计划,有较长远宏观的目标。

第二,鼓励艺术家生前捐赠非常好,但是捐赠协议重要。有案件中捐赠协议的起草有专家公正,但因内容不明确,或家属对协议有异议,导致最终无法执行。因此,美术馆收藏与法律有密切关系,在做收藏时法律意识和专业的法律服务很重要。

第三,美术馆和社会互动的问题。今天看了展览很震撼,许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参观,美术馆不仅可以在专业美术教育方面发挥作用,也可以在公共文化服务、文化传承和文化传播等功能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冀少峰:关于艺术法、收藏协议,还有美术馆的收藏规划问题,都是值得考虑的。

       

严长元:目前,文化部围绕美术馆的专业化建设推出了一系列工作内容。

第一是从2012年开始的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现已进入美术馆展览活动的常规化轨道。第二是国家重点美术馆的评选。第三是2014年2月启动的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第四是国家美术收藏工程。

湖北美术馆每年有展览项目入选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从工业版画到水彩等专题收藏展,反响都非常好。今年又以雕塑为专题推出系列藏品,值得关注。“藏与展”是美术馆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判断是否是好的“藏与展”,要看有没有研究成果,有多少真正有效的观众,以及展览的文化积累是否真正惠及普通公众,这些是重要指标,也是展出季项目在年底进入验收范围的重要参考。

公共教育与推广是文化惠民的重要方式,也是美术馆的职能之一,如何采取自己更独特更有效的方式来达到效果,各馆都在摸索和实践。刚刚在展厅里,我们感受到了三点:一是有策展人现场导览;二是首次使用了微信语音导览。这对于普通公众理解和认识艺术作品有很大的便捷,解决了远程收听收看的问题。第三则是作品标签的说明信息十分完整有利于公众对作品收藏信息的了解和使用。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就是也许是因为雕塑体量的关系,展陈空间稍显局促,这一定程度上给观赏的效果和观展的体验打了折扣。

在今天,“美术馆藏与展”是一个持续的话题,重展览轻收藏、重作品收藏轻研究利用,是目前存在的问题之一。其它还有藏品出入库规范、库房建设、藏品修复等问题,是要求库房的空间足够大,还是在建设时就辟出便于研究人员使用的空间;在藏品数量达不到一定规模情况下,是引进专业修复人员充实修复队伍,还是借用社会上其他机构的修复力量以过渡;藏品捐赠过程中版权怎么处理,在藏品普查过程中对捐赠品缺乏此项内容如何处理等等,这些不仅需要美术馆在实际工作中面对,更需要政府有关层面给以指导。

       

王心耀:以前对展览关注很多,收藏意识不够,现在有拨款收藏也是杯水车薪。更大的问题是美术馆收藏空间的缺失,需要向政府申请扩建。此外,国外很多成熟的美术馆都有自己的镇馆之宝,这个符号如果延伸的好,可以成为美术馆的视觉形象。建立美术馆时需要在收藏和品牌形象方面进行思考,提出几件有代表性的藏品。还有现在高校收藏学生的作品较多,对老师的作品比较忽视,真正好的艺术家很多都在专业院校中,但高校美术馆在收藏方面还有很多空白。

今天研讨会的意义不仅限于雕塑展,更多的是提出展览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如果一个美术馆没有收藏,就没有生命力,没有底气,只能叫一般的展览馆。希望通过今天的讨论可以引起政府、学术界和有关部门工作者的重视。

       

项金国:关于高校学生和老师作品收藏的问题,我们学校曾有人提出学生的作品是在学校创作的,收藏不应付费,这是没有道理的,是对艺术的不尊重。国外的很多博物馆在收藏和展览上都较领先,保持场馆恒温,注重展陈效果,但国内相对来说起步较晚,以前也没有经费。殷双喜先生讲到:“收藏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为迟”,通过今天的展览,可以看到这几年来湖北美术馆通过把湖北的各门类艺术进行专题展览来增加收藏,在这方面的工作是比较领先的。

   

孙绍群:第一,湖北美术馆可以把雕塑收藏作为一个品牌。雕塑作品是非常占空间和经费的,湖北美术馆在短短八年内收了100多件雕塑作品,与其他美术馆相比有一定优势。第二,可以将具有品牌效应的作品收藏量做大一些。第三,今后的收藏思维可以放开一些,小型化一点。美术馆毕竟是一个公共教育平台,如何让观众得到美的享受,在展览方式上要想办法。例如雕塑,可以通过扫描技术把很大的雕塑通过屏幕展示,观众可以看到细部。雕塑除了进入公共空间,还应该进入家庭空间。有了3D打印技术后,很多好的作品可以制作成艺术衍生品。

将来美术馆的运营还是应该收费和免费并行,完全依赖政府不是办法。现在美术馆在政府支持下一年几百万的收藏经费,不一定能拼得过民间收藏家和爱好者。现在湖北有很多地方美术馆或私营美术馆,可以跟他们进一步沟通,有一个网上的展示平台,仅靠美术馆的单一拼实力式收藏是不够的。还可以利用淘宝等电商,进行多渠道、多思路、多研究方向的收藏、展示和宣传。

   

张松涛:湖北美术馆建立后最开始做的就是雕塑方面的展览。“回顾与展望”系列展览把湖北地区建国后的雕塑史进行了展示,后来还举办了“三官殿一号”、“再雕塑”、“学院空间”等系列展览,期间还有许多教育推广活动,让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学生和青年教师都参与并受益,得到了锻炼。

湖北美术馆这几年的雕塑收藏非常广泛,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历代师生的优秀作品,从雕塑系的开创者张祖武先生,再到刘政德、朱达成、王福臻、项金国、孙绍群等先生,还有现在的年轻老师、学生的优秀作品。我建议,湖北美术馆对加上雕塑的收藏和学术梳理工作很多,以后可以更关注一下公共雕塑、城市雕塑,还有湖北的民间雕塑。

   

魏光庆:今天的展览有许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湖北美术馆对年轻人的支持和扶持,让他们这么早就能够有作品在美术馆收藏,是非常荣幸的事情。不管是收藏机构还是藏家,在选择收藏作品时针对年轻人的作品时很冒险的行为,这取决于他们将来是否会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反过来说,如果美术馆能够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对他们来说会建立很大信心。

美术馆就可以收藏这么多作品,取决于美术馆团队的奉献精神,完全依赖政府资金支持非常有限,还需要通过不同渠道,如艺术基金或其他捐赠,获得一定资金让自己的馆藏更精彩。

   

袁晓舫:湖北美术馆有雕塑资源,应该很好的利用起来,作为重点来收藏。雕塑本身是三维的,是一种具有连接性质的媒介,可以是浮雕,也可以是壁画、摄影。往多维空间发展时还可以是装置,连接影像和新媒体艺术。漆艺平面是漆画,2D的,漆器则是3D的,通过雕塑来做一个连接。雕塑收藏可以把其他门类的收藏联系起来,成为一个系统。

 

张杰:第一,我国从来都不缺有知识和有态度的杰出知识分子和学者,但由于历史原因经常会经历缺乏常识的时期。常识缺乏所产生的影响深远的后果是当时无法改变的,但收藏意识从来不会晚,抢救性收藏可能更有紧迫感。美术馆做收藏一定要把历史脉络串起来,最大可能保证其完整性。

第二,作美术馆在现代社会中如何生存,它的优势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话题。学院美术馆有相当资源优势,不仅老一辈艺术家中青年的艺术家,还有学生会慢慢成长,产生很好的资源影响和作用但是这在缺乏常识的状态下被严重忽略并且这种状态一直在延续着,严重制约着学院美术馆的收藏工作及研究工作的持续性工作开展。无论是美术馆还是学院、专家,应在研讨会外多作一些常识普及工作,才能更好的提高收藏意识,做好藏与展。

   

严舒黎:昨天看到网上有一个报道说现在平均武汉人每四天有一个新的展览可以看,让我很吃惊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近几年湖北美术馆以及武汉美术馆从领导层到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在有限的条件、资金下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很不容易,他们的努力和成绩已为业界所认可。有人说湖北现在又开始活跃,重新成为国内重要的艺术力量之一,我觉得这与他们的贡献分不开。

另一方面,现在政府对美术馆每年的展览有数量上的要求,在这个要求之下,很多展览可能就没有办法展开更专业、更细致的学术梳理与研究。西方美术馆很多重要展览的展期为半年,展览做得比较周到,既有学术价值,也能充分考虑大众。我觉得政府在美术馆的建设上今后还应更重视质量而不是数量。美术馆的建设真的是有赖于各个方面的支持,包括政府的文化政策和体系的改进。

湖北美术馆近年来做工业版画三年展、漆艺三年展、美术文献展,其实都是在发挥湖北最有效率的资源,这个大方向是大家都认可的。具体展览怎么操作,收藏怎么展开,都是非常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人士的参与。如何选择藏品,很多美术馆都有自己的专家委员会,通过一些学术性机构和批评家来建言献策,都会是非常好的支持,而怎么在有限的收藏资源中,去梳理学术线索,去给大众讲好故事,这就是对美术馆的展览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了。

   

张跃平:全国美术馆事业发展到一个新的时期,美术馆人既感到责任重大,也觉得机遇难得。我馆建馆时间不长,但一直以来把收藏作为核心工作,立馆之本,经过八年努力已进入系统化、理论化、专业化、实用化,约有藏品3000余件。在不断积累文化财富的过程中,怎样做好藏品的利用工作,需要我们认真思考,让这项基本性工作发挥更大作用。

今天展览的题目是为时代造像,我认为更是为历史收藏。为时代造像,体现了艺术家的追求,而为历史收藏则充分体现了美术馆人的文化建设之使命,希望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推出湖北在艺术史上起作用的老一辈艺术家。收藏不仅要收原作,还要很多文本、基础性的东西,这样才能全面掌握艺术家创作的过程和状态。

   

李和清:今天从不同角度对“藏与展”进行阐述,所说的国内外很多经验对我们很有启发。国外美术馆从17世纪就开始了,中国直到80年代才开始启动。在收藏方面,国外对遗产税、企业捐赠、企业赞助免税等收藏税收方面都解决的很好,但国内相对滞后。例如国外如果一个企业赞助100万给公益单位,就可以免100万的税,而国内是没有的,这就意味着在国内企业给美术馆赞助还要交税。另外,关于公益单位收藏免税的问题,国家也没有明确的定义,有的省有,有的没有,从国家层面来说大的政策没有解决,这就意味着收藏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目前美术馆的收藏比较艰难,主要靠人脉关系、以情动人让对方以更优惠的价格让美术馆能够收藏,这样不是很正规,国家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体系和规定。

每年的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季对我们是一个考验,湖北美术馆从建馆就非常注重对雕塑的收藏,这次展览之前还陆续办了五到六个雕塑展览,丰富了很多湖北重要的老一辈雕塑家作品的收藏。今天的研讨会在学术研究、公共教育推广、收藏与展览等方面都提出了很好的观点,这次展出季三个月期间我们会继续收集更多的资料,根据今天大家提出的意见进一步提升。

 

 

 


开放时间: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馆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咨询电话: 027-86796062,027-86796067
湖北美术馆   备案号:鄂ICP备09002542号

免费参观须知: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电 话:(总服务台)
027-86796062

027-86796067